大会逐字稿系列 | 找到机会,重拾希望——本土心理剧的应用与实践
2021/02/25
72

第十四届中国心理学家大会逐字稿系列陆续发布中,后续内容欢迎扫描文末二维码添加客服,还有更多精彩内容等你免费拿!

心理剧作为心理咨询与治疗的技术之一,在国内运用尚不算广泛,而国外却十分盛行。心理剧拥有什么样的技术优势,是什么原因让心理剧在国外运用如此广泛,本土心理剧与西方心理剧又有什么区别?中国心理学家大会邀请有着丰富心理剧个人成长经验和实践经验的贵州大学名誉教授,国家心理咨询师培训师杨丽春老师为大家讲述本土心理剧的应用与实践。

 

主持人:

 

我们今天下午的第一场分论坛的分享专家是贵州大学名誉教授,国家心理咨询师培训师杨丽春老师,主题为“找到机会重拾希望本土心理剧的应用与实践”。

 

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杨丽春老师上场! 

 

杨丽春老师:

 

 

尊敬的各位代表,下午好!

 

我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应中国心理学家大会的邀请,更感谢成功之道给我这次机会!在我的分享我的心理剧工作之前,我想先给大家分享一些本土心理剧进校园的实例。

 

三个班级分别处于初中、高一和高二。其中初中这个班级因为有留守儿童,家长文化程度较低——初中文化程度的占60%,文盲占15%。还存在单亲家庭的情况。当时这个初中班级的成绩是年级最后一名。还有高一和高二这两个班在我们本土心理剧进入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能在汇报的时候清晰的看见家长学习和成长的转变。这三个班级在本土心理剧进入之后都有成绩提升,初中的班获得了全年级第一名。高一、高二的班分别获得年级第二和第三。

 

在这里他们找到了自信,在这里他们找到了和父母的沟通,在这里父母也找到了如何陪伴孩子让他们不再伤心,让家庭的爱的能量开始在流动。这样的走进校园我们在国内开展了无数场。我想这个视频的结果告诉我们,只要父母好好学习,孩子一定会天天向上。

 

在心理剧进校园的过程当中,我们在开始时做了scl-90还有人格量表,筛查的内容我稍后会向各位代表汇报。

 

当然,在筛查过程中发现一些有特殊困扰的孩子,我们会进行团体的危机干预或者个人的个别介入。这些都得益于心理情景剧,让他们有一个行动表达:把他们的烦恼说出来,把他们的困扰说出来;在这里没有对错,只是笑说我要表达。

 

所以心理剧里面的重要元素就叫行动表达技术,来自于西方1925年莫雷诺先生将近100年以前的一种最负盛名的团体心理辅导。

 

 

 

下面开始我今天要分享的内容。我是最早于2003年在南京大学接触到的心理剧,跟随龚絉博士(美国),凯特博士(美国心理剧螺旋创伤治疗创始人)以及约瑟夫•莫伦诺(国际音乐心理治疗创始人)和英国社会剧主席罗恩博士。

 

心理剧是由犹太人雅各•利维•莫雷诺于1925年在美国创建的一个团体辅导技术。

 

莫雷诺曾和弗洛伊德对话:

 

弗洛伊德问莫雷诺:“你平常在做什么?”

莫雷诺说:“您在家里分析别人的梦,我在大街上或者在任何的地方让人们去重新创造他们的梦想。”

 

1925年莫雷诺创建了音乐心理剧(现在被称为古典心理剧),并于1931年用这个技术成功的改造了美国监狱。

 

心理剧迄今也有100多年的历史了,它包含有角色扮演、角色交换、镜照、即兴、回音、夸大、重演、替身等技术。像完形、格式塔、精神分析等治疗流派都会被用在心理剧中。

 

在美国的社工界和医疗界经常使用心理剧,因为心理剧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对浅性的精神病患者有非常好的疗愈效果。

 

除此,心理剧因为可以用于一群人而不是一对一服务,所以美国社工界常常使用它来更有效率的进行社区工作。就像我们刚才看到的视频,都是初一的孩子,刚被分到新年级,他们中有些拥有共性的孩子,比如说留守儿童。我们将这些有共性的孩子放在一起,对他们进行心理支持和心理陪伴,找出他们的困扰,然后他们慢慢就会在团队成员之间找到相互的支持与陪伴。这是在心理剧里面能够去实现的。

 

在心理剧中,我们会看到这样几个元素:主角、辅角、观众、舞台导演。比如说我今天站在这里,这里可能就是舞台。但是严格意义上,西方心理剧的舞台是由三个元素来完成,就是意识、前意识和潜意识。当你走向你艺术治疗的舞台,你将去面对你生命中的困顿或悲伤。所以导演就是在团体里面的领导者。

 

我们知道每一场心理剧都是独一无二的。我记得昨天刘教授问我,“杨老师,你每一场心理剧是怎么出来的,剧本怎么写?”我说我没有剧本,因为每一场剧本都是主角成长的血泪史,每一场剧本都是他们生命的呈现。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这就是心理剧。它在西方国家被称为震撼的心理剧,因为每一场都是个体生命最真实的呈现,个体的困顿,个体的悲伤,个体的起舞,个体的重生。

 

这个是用音乐心理剧让一群香港的自闭症孩子突破。比如说这个孩子他会把自己用黑色的布包起来,我会让其他小朋友邀请他出来,扮演你森林王子或者其他角色。这个部分他扮演他自己选择的那些动物或者其他,我们也借由这种方式去感受孩子内心的世界。在儿童心理剧里面,我们帮到了这些一直陷于自闭、没有自信的孩子们。

 

你会看到他们都开始起舞了。在一场场的团体舞蹈当中,我们也一次次帮助这些孩子们学会了感恩,学会了去包容,学会了去理解。

 

对于一个导演来说,随着每一次剧情的发展,他会越来越难。为什么?因为这个剧情怎么走,我们是不知道的。所以美国的远程导演秦健两次到访我,他说,“我非常期待和你合作一部世界性的疗愈大片。你叫导演,我也是导演,但是你的导演中没有剧本。你是即兴的,你是现场的,你是那样的震撼。我想我要和你一起走向一个能够真的疗愈世界、为人们的创作更多的艺术大片。”

 

 

因为在西方国家作为一个心理工作者,必须要去做成长,而且是5至10年的个人成长。我今天为什么要用图片展现,因为心理剧它是没有办法用语言详细描述的,是必须去体验的,就像昨天孙老师谈到要到“悟”的层面。所有东西在这里没有对错,在心理剧团队里不分析、不评判,在当下你只是那个角色,你只是困扰者,你只是受创伤者。

 

所以在这个团队里面非常的安全,每一场心理剧前面我们都要进行暖身。我的本土心理剧遍布祖国31个省地州市,包括香港、台湾,以及国外像新加坡、马来西亚、阿联酋、印度等——我在把中国的本土心理剧带出去。在这期间我就也拜访过邵卫华老先生(易学泰斗)以及林清泉老先生,他们对我所做的这份事业给予了高度的肯定。他们说,“你一定要把中华民族的文化融进去,它才是‘究竟的法门’ 。” 

 

有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的一位记者,他非常希望我能把他的案例分享给更多的人。他是北京大学心理学博士,于2009年参加了我的深圳工作坊。当时他作为《焦点访谈》的记者,在云南拍摄毒贩,他的小师妹和他一起工作的时候,遭遇不幸。关键时刻,小师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毒贩的7发子弹,死在他的怀里。从那以后他就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长达18年的抑郁创伤过程中,他不断的学习。从人民大学本科毕业,到北京大学心理学博士毕业。他以为通过学习就一定能够找到方法把创伤的部分拿掉。但是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学习经历是一层,个人成长是另一层。所以非常有幸在2009年我的工作坊现场,用三个小时的时间,他终于告别和师妹在18年前那样的时空道别的忧伤。所以他现在也在运用心理剧,所以他向我述说,我前行的步伐艰难而艰辛,因为太多的人不知道心理剧。

 

从行动表达技术我们会知道,往往创伤是来源于我们的右脑。如果我们行动不去表达,不去突破,就没有办法去把所谓的伤痛部分、潜意识随时唤醒的恐惧部分拿掉。当你用行动去实践的时候,你去创造、去创新、去演绎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会获得新的领悟、新的疗愈、新的启发。

 

还有深圳某学校的孩子们。因为他们的父母都在新加坡、日本、马来西亚做恒大的项目,没有时间顾及孩子们,所以这些孩子们经常会用一些极端的方式来宣泄自己的情绪。我在接手这个班的时候,被告知这个班的同学之间关系非常紧张。经过本土心理剧的团体辅导,我们看到他们学会了友爱,学会了团队协作。

 

80年代心理剧来到中国,2004年以后开始盛行。但国内大部分的心理工作者还是不太了解心理剧。然而,现在我们各个高校每年都在做校园情景剧。

 

校园情景剧和心理剧有什么不同呢?

 

校园情景剧大多是剧本的创作,比如说每年的大学生新生第一课,“室友风波”“恋爱的困扰”“职场”等。我们会带领大学生们通过演绎的方式把真实生活当中他们的一些心理困扰、情感需求表达出来。

 

校园情景剧就起到科普教育转换的作用。情景剧的魅力来源于我们可以把剧本给在校的老师、心理工作者,用这样的方式进学校、进社区、进校园。因为它可以一对一群,且效果非常好。

 

这个北京芳草地学校请我帮助他们进行校园情景剧的创作。但是在创作过程中,我们会发现有些孩子可能比较多动,有些孩子很没自信。我们就请多动的孩子做导演来编一个单元。通过这样的过程,多动的孩子觉得老师发现了他,老师愿意让他发挥特长。所以在这样带有创造的情景剧过程中他得到了新的体验,获得了新的自信,获得了被看见、被发现的全新的自己。

 

也有很多不太愿意说话的孩子。在这过程中作为导演的我们要用心去发现他,去鼓励他,让他展示出来。因为这样的情景剧形式符合孩子们自身的特点——喜欢表达、喜欢唱、喜欢演。所以用儿童心理剧或者校园情景剧的方法都是非常好的。

 

还有大学生。有个大三的学生和我说,“高中时期我有一个女同学那时给我很大的鼓励,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办法和这个女孩子道别。内心其实蛮内疚的。”我说:“好,你现在想不想上来做这样的一个表达。”他说,可以。然后我又让他邀请一个代表上来。当然这不是家庭系统排列,是心理学里面的角色扮演。

 

从讲台上下来的时候,他说,“我一定马上拿起电话去向她表达我的内心。因为我一直压了一年多。”这是心理剧给他鼓舞——你用行动去表达,你不要去说你去做就好了。

 

这些都反映在无数场我们对大学生的团辅当中,他们的烦恼,他们的困惑,我们都通过这样的一种艺术舞台的形式、演绎的形式来帮助他们。包括骨干教师关于危机干预的培训。

 

上个月我对鄂尔多斯的全市市委的团干部几百多人,进行一些现场的模拟,危机干预如何介入的情景演绎,让他们从理论到实践去体验这样的技术如何去介入,也对他们有很大提升和帮助。

 

这就是前面提到的辅导班级的测评结果。辅导前他们的结果是20%,辅导之后达到了30%。人格辅导前是85,辅导之后是94。学生躯体症状辅导之前是40,辅导之后是86。这就是我们本土心理剧进校园。

 

这些是我们走进政府机关、法院、检察院、宣传部、空中管制企业。进企业用的是社会剧,就是社会共性话题。如何来找到共性问题?在团体当中我们会用社会计量科光谱来帮助企业进行他们的团队建设、凝聚力,用社会剧来帮助他们去做组织机构的架构,让他们动起来,真实的让我们看到在团体当中他们的一些想法。

 

从07年开始,本土心理剧就走进了空军,为作战飞行员进行团体减压。然后还进入戒毒所。我也在国内40多所监狱,帮助了很多持证的干警同志们进行这样的一种实操演练。

 

比如说我们会有一个场景演练,旁边的图片是一个死缓的罪犯,怎么样去介入他的一个对话。然后我们会用角色交换,用反射,用镜像,用包容性来提升技术,协助他完成与死缓罪犯的对话。这个就是我们在实操中进行的一种演练。

 

在汶川大地震时,我在北川的落水镇。当时我接到的任务都是面对残疾儿童。这里就体现了为什么叫本土心理学?

 

因为按照西方的心理剧,也是我长达7年学习的,心理剧要有舞台,要有灯光,要有音响,很多还要有地毯。但是到了前线,之前提到的那些物品什么都没有,变成现场的遗物、沙子、棍棒。但是所有他们可以去哀伤的物件都变成了我的道具。所以真的很感谢这样的经历让我对心理剧有了全新的认识,让我觉知到怎么样以生命影响生命,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技术真的不重要。所以我们会用一些彩色丝绸去告别。

 

 

同时我还对1280个死缓的监狱犯人进行生命重建。因为在这样的极端人群当中,我们也要激活他们善的部分,我们也要把他们恶的部分通过善的部分转换。对于监狱干警来说,对于他们的矫治也是非常重要的。

 

对戒毒人群。

 

戒毒的人群,他们常常又吸毒又贩毒的。对于他们,我们也会通过情景剧的方式把这些东西真实呈现,让他看到他带给社会,带给家庭,带给他人的伤害。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种直观的教育。

 

这个实验进行了一年。我们会看到对前后的评估对比。在参与情境剧之后他们都学会了感恩,学会了看待未来新的生活,学会如何去做孩子的父亲等。这就是本土心理剧对戒毒人群的戒毒成果,也是我做的课题,并获得了司法部的认可。

 

在对300多名老师们进行4天的实操训练时,我们有各种各样的话题。比如这次疫情之后一些学生的极端事件,有些老师们就会觉得他们不知道在现场当中如何去进行危机干预来帮助到学生。我们还是会用情景演练的方式。

 

包括校长,他们的整个领导班子也非常重视,完整的跟着我们一起投入到如何介入到特殊人群的干预模式中。所以他们觉得这种实际体验的方式比讲理论学得更快。因为当我们去共情的时候,当我们去同理的时候,我们会觉得在那个时候我们的经历,我们的阅历也可以帮助我们在一些重大的问题上获得很多经验和解决方法。

 

当时有位老师,他的班上就发生了跳楼。所以我们在这个时候也要对他进行一种干预,一种关爱,给予他支持。所以在辅导过程当中,我们也会有这样的一种给予模式。

 

有位女士,从香港过来,因为她和家庭其他成员发生很大的冲突。她非常爱她的老公,可是老公非常喜欢听婆婆的,所以她准备做完心理工作坊,就去离婚。她说,“让我不要太痛苦,因为我还有两个孩子。”但是在体验三天工作坊之后,元旦的清晨4点多,她发了一张全家合影。当然我很兴奋能收到这样的照片,她的家又回到了幸福。她终于能理解他的婆婆,从抱怨到埋怨到放弃再到回归。

 

在广西,广西监狱的干警。我们进行心理剧的训练和辅导,同时也给干警们获得了很多的力量,能够对内在自我整理和得到一种压力的释放。

 

我们有很多的这样的场景。

 

有个主人公在于女儿相处的28年里,女儿喊她是某某主任,从来不喊妈妈。因为妈妈怀她的时候就觉得“你怎么就来了,我准备都没准备好”。所以女儿的到来对她的工作来说肯定是不太好的,妈妈在内心就不那么愿意女儿那个时候来。女儿生下以后,跟妈妈连接也比较少。28年来,女儿都没有喊过一次妈妈,所以妈妈在我的工作坊要求一定要解决。妈妈也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重新去连接她们母女的这份关系,找到母爱,女儿也理解了妈妈。

 

还有一些工作坊。一位30岁的男士,是一名军人,他不能释怀自己的一个亲密战友在老山前线的离别。我们做暖身工作的时候,他突然就打开了,在现场我们进行了一种告别,进行了一种哀伤辅导。最后他说,“我埋藏30年的情绪在这一刻终于全部释放了。”然后他会觉得他要好好活下去,他要健康的活下去,去关心战友的父母,因为他也是他们的儿子。

 

还有在阿联酋对那些华人华侨的工作坊。在海外的华人华侨他们压力是很大的,所以也对他们进行压力训练。

 

在2011年美国婚姻家庭协会,精神科大夫和心理专家以及婚姻情感专家,包括加拿大的专家,两次到访。他们很好奇,问我是怎么做到的突破,像没有场地什么的。我后面送给他们《三字经》。我想告诉他们,这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我们文化的根在这里。所以我也希望他们更多的去了解。

 

还有这次贵州的公交车事件。

 

事件一发生,贵州省交通厅非常重视,很快就聚集了300多名交通管理干部。我也是用心理剧、情景剧的方式来协助他们宣泄情绪,协助他们在管理驾驶员当中如何角色交换,如何处理执法过程中的冲突。也是通过心理情景剧的方式,本土心理学的方法,让他们找到了很多。

 

 

这两天我也听了很多专家的课,收获了很多。我们有很多的心理同行,都在默默无闻的付出。但是我们的付出还是会得到社会各个方面的关注,关心以及他们的支持。

 

本土心理剧和西方不同是因为我们中国文化的教育背景和习俗。比如说我们如果能用来访者的母语,是最能够突破来访者当下并能够连接他的真实世界的方式。再比如,西方人在沟通中比较直接,而我们中国人要更加含蓄一些。比如在危机干预、重大创伤事件中,如果在现场我们能去用一些地方语言,尊重他们的地方习俗(哀伤、吊丧等这些习俗),我们都可以完整的给他一个符合当地习俗的结束。

 

在将近16年的本土心理剧在国内外的践行过程中,我不断去探索、去实现,也得到了非常多的良师益友,还有信任我的学员。他们都在后面给予我支持和信任,这给了我非常大的滋养,也给我能够坚持到今天的信心。

 

也让我能有机会在这次大会当中做分享。今后有时间我还会更多的分享给大家。

 

我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各位老师的聆听,谢谢!

 

老师的高度决定你的视野,想让学界一线大咖带你学完热门心理流派,走上正确的心理学道路吗?扫码添加客服,永久浸泡学习;各流派专家不定时空降,帮你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眼界高人一等,技术胜人一筹!

 

 

本文经过音频整理而成,未及嘉宾审核

关注我们
一生很长,有些路要一起走。 关注我们,了解中国心理学家大会最新动态。…
关注大会微博
关注大会微信
微信关注
手机打开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
微博关注
手机打开微博 > 扫一扫
中国心理学家大会——中国应用心理学工作者的年度专业盛会。
立即咨询
立即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