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逐字稿系列 | 注意力经济时代,怎样才能真正助力孩子的注意力发展
2020/09/27
32

第十四届中国心理学家大会逐字稿系列陆续发布中,后续内容欢迎扫描文末二维码进入大会社群等候发布,还有更多精彩内容等你免费拿!

 

摘要:当国家不断提出并强化要加强社会治理的思路,心理学界也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如何理解十九大提出的社会治理心理服务体系?如何建立符合国家、人民心理诉求的社会治理服务体系?是每个心理人都在思考、也需要思考的问题。辛自强老师在众多讨论中发出了自己独特的声音,提供了独特的视角,畅想并开始实践推进一个新的学科的发展,社会治理心理学的理念及实践应用。

 

主题:注意力经济时代,我们怎么做才能真正助力孩子的注意力发展

主讲人:林思恩 中科院心理所、香港中文大学认知神经科学博士

对谈人:马春树 医学博士,心理学博士后,催眠实战派专家

 

主持人:

 

全球的小伙伴们,观众们:

 

大家下午好!这里是我们的心理会客厅,接下来的话题与注意力有关。

 

过去我们知道时间是最奢侈的,是最值钱的。然而当前,我们已经进入注意力经济时代,注意力成为特别昂贵的资源。那么注意力怎么与教育结合,尤其是对于孩子的教育,大家现在都非常关注如何去提高注意力。今天我们就聊聊主注意力经济时代,我们怎么做才能真正助力孩子的注意力发展。

 

本场主讲人林思恩,中科院心理所、香港中文大学认知神经科学博士。林博士也是我节目和活动的常客、老相识。

 

还有对谈人马春树博士,马博士是医学博士、心理学博士后,催眠实战派专家。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有请林博士为我们分享一下主题《注意力经济时代,我们怎么做才能真正助力孩子的注意发展?》

 

 

林思恩:

 

今天的话题有点大。注意力儿童训练这个方面,只是在我们讲注意力经济里面一个部分,但是这个视角我觉得非常好,因为这也是注意力经济一个大的趋势。

 

在这个时代趋势下,我们该怎样去做,这是一个更有指导性的、更高屋建瓴的视角。在今天这个注意力经济时代,我们怎么样做才能真正的助力孩子的注意力发展?我们会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和大家做一个细致一点的沟通:

 

先讲讲什么是注意力经济;然后我们了解一下既然已经进入注意力经济时代,那么在这种时代条件下如何去帮助孩子。这就伴随另一些问题,我们了解完注意力经济,然后去看它带来的问题,特别是给孩子成长方面带来了哪些问题,然后再来切入到我们如何做才能真正的帮助到孩子去提升他的注意力?

 

其实提到注意力经济,我们知道在这个提法之前,大家都用眼球经济,是吧?眼球经济现在为什么不提了?我理解就是现在科技进步了,能吸引我们的或者原来主要吸引我们的,已经从视觉方面的信息,逐渐又过渡到其它方面、其它感知觉通道了。

 

随着人工智能的技术发展,我们会发现现在很多信息不光是视觉呈现,还有很多听觉方式的。比如,大家现在都在用导航对吧?导航系统已经布局,我们的经济已经不局限在用一个导航的声音来吸引大家了,开始PK什么了呢?我们有郭德纲的声音,有林志玲的声音。因为新生代也逐渐买车了,所以一些新生代的偶像声音也被放进来。最近据说还有李佳琪的声音,但我们是不是就能听着李佳琪的声音更快到达目的呢?

 

还有鼻子,其实它很早就作为经济来吸引大家注意力了。我们知道很早之前就有香水了。一些知名的全球连锁酒店,都会有自己标识的香水。现在还出现了气味图书馆。为什么有这些?

 

就是因为我们的注意经济不局限在用视觉方面,还有更多的通道去抓住每一个人的注意力。甚至我们知道现在的电梯广告,电梯已不局限在原来能解决我们代步的问题了。我不仅不用爬楼,还知道了什么叫上上下下的享受。

 

所有的这些,好的方面是什么?我们越来越重视人的体验、消费者的感受。所以其实它是一种我们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舒适生活的需求。

 

我们的五官,还有一些其他方面,比如舌尖,大家的关注的东西、需求的体验被越来越多的满足。所以当下时代成为一个第一注意力经济时代,已经不简简单单是从视觉层面而是包括五感的、全方位的。

 

如果我们从儿童注意力培养的角度去审视注意力经济,首先是从之前这个视角告诉大家,这不是一件坏事,它的由来其实是好的,但是它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问题呢?

 

先来看看成年人。手机告诉大家说,我们可以利用那些碎片化的时间做一些事情:比如我们排队结账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手机,起码能交友、聊聊天。

 

所以我们都知道时间被打碎了,并且我们还发现发展到下一个阶段是什么?前一个是我们的时间被碎片化了,现在是我们的学习正在快餐化,注意力的时间被越缩越短。成年人都有这样的趋势,我相信大家现在也都能感受到这样的趋势。

 

那么第二个,注意力经济时代也随之带来一些注意力问题。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现在有这么多产品,这么多帮助我们更好地拥有美好生活体验的事物,让我们觉得太好了。

 

所以当我们的孩子回归到学校的时候、回归到他的学习场景的时候,我们发现信息没有那么有趣了,这个过程就变成由奢返简难了。生活当中都是怎么方便、怎么舒服,我们怎么给你。学校不是,学习的场景也不是。我们需要花时间去记忆,花时间去主动调用注意。

 

第三个就是在儿童注意力发展当中,也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注意力发展,一定是从被动的注意逐渐发展出主动注意。在学术领域,在心理学领域,在认知神经科学领域,这是一个从外源性的专注过渡到内源性专注的过程。

 

也就是由外界控制我们的注意力朝向,过渡到我们按照自己的需求、自己的目标、自己的兴趣爱好,主动的调动自己的注意力。这就带来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或者说我们的教育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帮孩子从他控变到自控。

 

在从他控变到自控的过程中,我们要意识到有两个问题:

 

第一,它不是同一个脑网络,不是说一个强了,另外也就强。它是两个脑网络。所以我们有时候是需要对抗的,对抗其实就是后面我们会讲到的、是需要大脑发展出来很好的自控力才能做到的。

 

第二,从他控到自控的这种过渡。现在的家长都非常关注孩子的学习,把很多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孩子的学业、学习习惯的培养上面,甚至每天的作业都需要家长关注。但是家长的这种注意是变不成孩子的自控的。就是说像家长的他控也不能变成孩子的自控。

 

这些问题到底应该如何去解决?接下来我们看一看方法。在讲方法之前我们先讲两个大的原则,也就是如何真正助力孩子注意力的发展:第一个大的原则就是依据三步来执行:保护、启蒙和发展。

 

这个原则有一定的时间顺序,我会按照年龄段来区分。因为我们知道在儿童注意力发展当中, 3~12岁是非常关键的时间段。但是在这里既然加上了保护、加上了启蒙,就可以把时间段稍微往前推一推,把它分成0~3岁,4~6岁, 7~9岁,还有10~12岁。

 

也就是说一个从孩子出生到小学三年级,还有四年级到六年级,都很关键,孩子需要逐渐过渡到学科学习上面。我们把打基础的地方放在前面的这些年龄段。

 

第二个需要关注的主线原则是要科学地理解注意力发展,科学的评估孩子的注意力状态,个性化的培养,智适应的训练。这个过程首先要对注意力的理解到位,比如刚才说的内外源性是有个切换过程的。

 

之前我们提到注意力经济对很多感官都会有影响。在这个过程中,注意力的投放也就是在不同通道的信息调用。除此,每个孩子最内核的内控(他控)到自控的网络也是不同的。

 

理解注意力首先就涉及到它的大脑基础:注意力的三个大脑子网络——定向,警觉和执行。定向网络就是“我”到底关注哪个事情,是受外面的事物影响还是能自主的去调用;警觉网络就是“我”现在能不能保持高度的注意警觉状态,能维持多长时间;第三个,如果“我”选择了“我”要关注的东西,“我”能不能眼睛过去,动作跟过去,这叫执行。

 

所以这是注意力的最核心的大脑基础。除了这些核心的脑基础,我们还要调用到视觉、听觉、嗅觉、味觉等。它的内核(前面提到这三个主要基础的内核),对应的就是专注的强度、持久度、敏捷度(能不能快速的把它调动出来)。

 

比如开车的时候,好车的百公里加速就特别快。同样从静止到发动,好车可能一脚油门、很快加速到100。但是有些车就慢。

 

相似地,有些有些孩子注意力调用快,有些孩子慢。这和我们运动的时候情况很像,有些是爆发型的选手,有些是耐力型的选手——相对没有那么快调动出来,但是一旦调动出来,能持续很长时间。这就是我们要基于正确的理解,才能进行科学的评估。因为这时我们才能判断自己的孩子是什么样子,是爆发型还是耐力型?

 

我们对孩子的理解清楚了以后,才涉及到能不能针对孩子的短板做一个补充。都说注意力不好,但孩子与孩子之间的注意力不好的点是不一样,长短板也是不同的。

 

那么知识性训练是什么呢?既然知道了孩子的长短板怎么样了,那么我们有针对性的训练,同时训练的过程当中还可以根据孩子跟训练任务的这种个性化交互,为什么要个性化交互?

 

我们知道同样的两个选手都是耐力不行,但是一个孩子游泳行,另外一个孩子压根就不会水,你不能指望它在游泳里面练出他的耐力,你得给他挑一个别的对吧。所以这就叫知识性选择不同的任务,然后我们还要调整他在跟不同的任务交互的过程当中,他学习的进度,学习的效果,根据他学习的效果我们再调整。 

 

所以科学理解、科学评估,个性化的培养,然后我们还要知识性的训练。

 

首先我们讲解第一个大原则里面“保护、启蒙、发展”,针对0~3、4~6、7~9三个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我们应该做什么?

 

 

 

 首先是保护 

 

对于0~3岁的孩子的注意力保护,首先要关注一个点——养和育的过渡和平衡。在整个的养育过程当中,家长是需要切换自己的关注点和角色。

 

最开始我们都是新手爸妈,能把孩子的吃喝拉撒搞定就很不错了。但是随着孩子长大,我们对于他吃喝拉撒的解决,就要过渡到关注他的大脑成长、智力启蒙。我们需要关注这个过渡的时间,随着孩子需求的不断变化,我们要跟着去进行调整。

 

就好比我们身体一样,一开始大家在0~3岁关注孩子的身体健康——“底子”,然而我们也知道他长大以后会熬夜、会怎么样,但是我们就是在0~3岁时需要给他打好“底子”。注意力也是,既然存在注意力经济,有那么多挑战,我们也更要给孩子提前把注意力基础打好。所以保护的第一个关注点是养和育要平衡。

 

0~3岁孩子注意力保护的第二个关注点就是之前提到、很重要的从他控到自控的转化。要发展出很好的自控力,在0~3岁时,我们能做的是帮助孩子形成很好的作息生活习惯。孩子养成好的习惯以后,对于他下一个阶段发展规则意识的自控力是一个好的基础。所以要在这0~3这个阶段关注孩子的注意力保护。

 

0~3岁孩子注意力保护的第三个关注点,和我们真正的案例很有关系,也和大脑的特性很有关系大脑在不安全的时候、觉得这个环境不安全时,很难专注在当下的事情当中。 试想如果是小动物,周围环境可能有大老虎,怎么可能安心地吃草。

 

所以我们要在家庭当中给孩子建立一个足够让他安心学习,安心玩,专注地投入到不管是画画搭积木还是写作业中的环境。至少没有家长老在旁边吵架,或者吵着吵着就变成孩子学习问题的环境——孩子需要时刻关注着家长的争吵,以防波及到自己。这样的环境中孩子的专注力是发展不出来的。

 

对于4~6岁孩子的关注,我们如何保护?这个阶段孩子是发展内源性专注背后的规则意识和自控力的关键时期。如果大家经常关注儿童发展的一些理论研究、经典研究,一定知道棉花糖实验。在对4~6岁的孩子的研究中,我们意识到规则意识强、自控力太多的家长对孩子这方面的培养并不一定好。这个不好是什么意思呢?

 

但凡在培养孩子规则意识、自控力时,孩子一定是不痛快、不开心的,因为在给孩子立规矩的时候,限制了他获得快乐的一些方式。所以建立正确的、对于规则意识自控力培养的认知是什么?是让孩子可以在快乐的情况下,获得很好的规则意识自控力。

 

如何去正面培养?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孩子们的演出,特别是那些小合唱。其实在合唱的过程当中,包括鼓乐队,孩子们都非常开心。我们都知道合唱是有声部的,不同声部间不能串。

 

比如主唱,虽然你是主唱,你也不能老自己唱,得给其他的小伙伴机会,这样才能配合出好听的和弦。所以当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去训练他的规则意识、自控力的时候,他是开心的,他能感觉到成就感,因为他们合作了一个特别美妙的音乐作品。这才是正确培养规则意、自控力的方式。然后我们还需要做到系统的培养。

 

孩子成长到了一个发展规则意识自控力的关键时期,特别是学龄前后,如果这个时候家长觉得有孩子有很多需要去提升的,就需要做一些像家庭奖励积分计划这样的东西。

 

我们去跟孩子商量,一起来解决什么样的问题,需要达标的标准是什么样子,每天做到什么样,就可以给自己加个分或者点个赞。然后多长时间以后,我们拿了多少分可以去换一个喜欢的什么样的东西。通过这种方式让孩子理解规则,让他去逐渐调整自己的行为状态。并且他也知道正确的行为状态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最后还有抗干扰的正确打开方式,特别重要。在对于注意力的训练过程中,有一个误区,也跟我们过去流传很广的一个经典故事有关系—— 毛主席在闹市里面看书。所以我们很多家长特别习惯说,让孩子去肯德基麦当劳里写作业,练练抗干扰能力。

 

但其实我们知道抗干扰不是这么练的,为什么把抗干扰放在保护里讲?因为当孩子没有发展出很好的抗干扰能力、规则意识自控力还不好的时候,如果把他丢到嘈杂的环境里面,只能让他更惨。这就像刚才我们说的,在写作业、看书、玩的时候,家长打扰他是一样的。

 

所以这时候抗干扰怎么练呢?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心理学里面有一个有意思的研究叫stroop实验,有红、绿、黄、蓝4个汉字,不用这4个汉字字义的颜色来写,用别的颜色将字义与字体颜色搞混,然后试试读一下,越是认字的个体越容易受干扰。要想让孩子练抗干扰,就不要给他制造外界的那些噪音。这是我们说4~6岁的孩子我们如何去保护。

 

到7~9岁,孩子上学时面临的注意力保护问题。我们看到非常多家长,为了解决孩子坐姿和视力的问题,家长真的不遗余力的时时处处在旁边看着提醒,这种真的就是打扰。

 

我们之前在测评工作当中碰到实例就是孩子很喜欢画画,结果到了幼小衔接的时候,逐渐丧失兴趣。家长就回忆到底是哪儿出的问题,一问孩子,孩子说:“现在不喜欢画画了,因为你老打搅我。”他一画画坐姿就不对了,家人在后面“啪”一拍,吓都吓死了,所以怎么可能很专心地在画画呢?包括我们在孩子更小的时候练琴纠正手型也是异曲同工。

 

在7~9岁要保护的是孩子的学习兴趣,特别是学科兴趣。我们经常在这个时候过多的把孩子不专注归咎于他就不喜欢数学,语文好的很,英语好的很。

 

其实我们发现,如果我们家长们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敏感细致地观察到,孩子在数学或者某学科里面遇到的一些小问题——比如说老师的要求突然变严了或者有些改变,孩子的能力暂时还没有跟上来;或者孩子还没有发现解决这种新要求的方式方法。我们一定要配合他,鼓励他去找到一个方法。

 

配合和鼓励是什么?家长要让他清楚老师为什么要有这种听起来好像有点变态的要求,让他理解到原来老师这样要求是怕我们出错,怕我们理解不到位,然后你引导他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其实说实话现在的孩子,我们尽量不要要求他,不要说你给他什么办法,要让他多去想。我有个特别好的例子,我们碰到过一个一年级升二年级的孩子,就是数学碰到竖式运算的时候遇到问题,这是对于学科兴趣保护和培养的一个机会,家长要善于发现,然后要通过启发孩子来帮助他自己找到办法。

 

第三个就是自我效能感的培养。有研究表明学业自我效能感和课堂专注度高度相关。学业自我效能感高的个体,课堂专注度才能高。如果孩子在学业上认为自己不行,那他的课堂专注度一定是低的。学业自我效能感是什么?是“我”认为“我”能不能学会这门课。以上就是对于7~9岁孩子的注意力保护。

 

 

 第二是启蒙 

 

我们经常觉得专注力的启蒙在0~3岁不就行了吗?其实不同的年龄段启蒙的点还真不一样。0~3岁我们主要关注什么?孩子的观察力培养,观察力的启蒙。

 

比如说我们可以看一看绘本。亲子阅读里面让孩子关注到一些绘本里面的内容,培养他的观察能力。比方说有一些非常好的引进版的少儿、儿童的百科全书,通过一些非常好的照片,一些第一手、第一视角的拍摄——像一些小动物,它可以抓到很细部的特征,让孩子多观多锻炼观察能力。这就是很重要的早期阅读习惯的养成。

 

对于4~6岁的孩子处于规则意识自控力培养的关键时期,所以这时候的启蒙要主动地帮助孩子从外源性专注过渡到内源性专注。

 

也就是说不是去吸引他,更多的是启发他,发现他感兴趣的东西。比方说找到孩子喜欢的事情,让他去钻研,给他机会,家长不要自己觉得这个活动不好、不要做,不要有这样的横加干涉。找到孩子喜欢的事情很重要。

 

然后就是明确目标和标准。我们看到很多孩子甚至是说在7岁进入到一年级,仍旧没有听说过注意力、专注力这样的词,但是我相信到小学一年级已经有非常多的孩子被贴上了注意力不好的标签。但他们那个时候还都不知道什么是注意力,还不知道什么叫专注。

 

所以我们怎么启发4~6岁的孩子,问问他喜欢做什么,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感觉是什么样子的。孩子一定会告诉你,“你叫我吃饭的时候我都忘了”“我觉得我就是那个超人”。这就是沉浸感、代入感他有了这种体验,然后家长告诉他,这就叫专注。家长尝试在别的地方让孩子找到这种感觉,这叫引导。最后我们说要保护孩子的兴趣和好奇心,这些都是主动的专注、自控力的前提。

 

对于7~9岁的孩子我们还启蒙什么?我们要启蒙注意力的迁移和泛化。我们从注意一件事,找到感觉,确保孩子主观的能够意识到这事,然后在其他地方找到感觉。让孩子尝试找到感觉的方法,这个很重要。我们得知道那是个什么感觉,孩子才能掌握,你不能指望他一门心思自己去悟,这很困难。

 

另外,需要注意的专注事情专注结果的理解和调解,一会儿可以跟马老师继续探讨这个问题,这里就涉及到情绪。有很多家长觉得孩子要考试了,焦虑紧张的不行,认为孩子是真的专注在这事上了。

 

其实不是,他专注的是自己的情绪,专注的是这件事的结果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所以这个时候教会孩子区分什么是专注在事儿上,什么是专注在情绪上,教会孩子感受到当下的情绪是什么,当下的意念是什么,当下的臆想臆测是什么,这很重要。

 

 最后是发展 

 

对于0~3岁的孩子来讲,帮助他进行语言表达和复述。为什么这很重要呢?是因为语言的表达和复述是需要调动孩子的工作记忆。

 

工作记忆是听觉专注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当然对于其他通道注意力的调用也很关键。因为当我们把信息存储到大脑的过程中,信息不是平白无故的就在那里,它取决于什么?我们能暂时保存需要进一步加工的信息,并对这些信息进行有效的加工。非常重要的是加工出来的东西,会随时地指导我们的注意力进一步指向接下来的信息。

 

比方说我现在在讲课,我脑子里就在想接下来我要讲什么,接下来思路是什么,刚才讲的和我接下来要讲的都在一起,然后告诉我应该给大家如何讲授。

 

其实就是我要把注意力预先指向在什么地方一样,孩子们听课的时候,他们听到了一堆信息,就要判断这个事到底怎样。如果是这样,接下来老师讲这个的时候是不是这个地方会有变化。他会关注到自己会提前把自己的注意力指向集中在某一个信息上面去验证,这就是工作记忆,它很重要。

 

另外一个就是3~4岁孩子观察力的培养,我们可以有意识地带孩子去观鸟、钓鱼,这些都可以培养孩子细致的观察力,培养他的注意力的持久度。这也是培养孩子的工作记忆,还有照相机记忆,非常重要的时期。比如说除了复述表达以外,我们还可以做一些好玩的事情,像开始四宫格六宫格的数独,可以用小动物样式的数独游戏。

 

4~6岁是自控力相关的、像情绪控制能力的关键期。之前提到情绪和我们大脑的自控力是相关的,而且我们的自控力里面包括情绪的自控、行为的自控、核心能力的自控——我们要不要做,我们调不调动某个核心能力,以及我们如何控制自己当下的情绪,都归我们大脑前额叶管。

 

我们可以尝试一些方法来培养、发展自控能力。比如正念是一个很好的方法,4~6岁的孩子也可以理解,可以开始做。正念,我相信会有很多咱们心理学家大会的专家朋友们比我讲得更深入,更专业。相信我们观众朋友们也有很多专门搞正念的。所以我就不过多介绍。

 

还可以选择在日常生活和大自然当中去练习。我们刚才说的观鸟,小朋友我们大一点还可以拿着相机去拍,可以去钓鱼。原来是观察,现在是自己去感受,自己亲自去操作。包括培养阅读习惯,这个时候可以让孩子练习自己读。

 

这个时期要在兴趣当中发展和磨练。为什么加了磨练?我们知道孩子感兴趣的事情,他会愿意去挑战一些自己的极限,这个时候就可以让他去挑战一下。

 

7~9岁的孩子已经上学了,所以文字书写、阅读兴趣的熏陶和培养很重要。有意识的让孩子去观察,比如一些不同的书法流派,让他去观察差别。

 

我们知道孩子和专家的差别是什么——分辨率,能不能发现两个事物之间的区别,能发现多大区别。如果区别都发现不了,还指望他能写出来吗?肯定是写不出来。所以我们首先要训练的孩子对文字书写有兴趣能分辨。

 

另外,数字计算兴趣的激发和培养。在生活当中多给孩子一些兴趣,比如说结账的时候让孩子去算算账单。或者经常在日常生活当中提供一些数字观察、速算的一些小游戏。

 

第三学习习惯的建立和巩固,在一到三年级太重要了,而且也跟孩子的规则意识自控力的培养、指向到学习领域高度相关。

最后学业自我效能感的建立和获得。

 

这需要建立在学科兴趣的基础上,同时不要打压孩子。我们知道所有孩子在一个统一的标准下去衡量能力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我们如何在这个过程当中至少不挫败孩子的自我效能感和自信,这点作为家长来讲是最应该关注的,当然也包括我们的老师朋友们。

 

如何在学业当中让孩子建立“我”能学好这门课的信心,非常关键。我们到底怎么样在这个过程中鼓励孩子,让孩子找到成就感,找到心流体验,然后慢慢去提升他的成绩,让他跟自己比,这点很重要。

 

好,我今天分享就到这。本来还有一些其他的知识点,比方说在孩子的注意发展中男、孩女孩的培养也会有差异。同时在这再提醒大家——运动很重要。我们知道上半年大家都没怎么动,争取下半年多给孩子一些户外运动的机会。运动对于提升大脑的高级认知能力,特别是注意力非常好!

 

主持人:

好,今天的分享就到这,谢谢林博士。

 

刚刚在分享过程中,网友的问题已经送过来了:如何保护好孩子的兴趣和好奇心?

 

林思恩:

 

我们的孩子做事情其实有几大动力系统,在最早的时候其实就是好奇心。好奇心孩子天生就有,慢慢的才会变成责任感、使命感。成人做事情可能支持我们更多的是使命感:我喜欢这个事情,我要把这个事情做好。但最开始就是好奇心。有一本书我觉得特别好,叫《终身幼儿园》,大家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它的大概内容。

 

写这部书的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里的教授,他们的实验室专门有一个项目叫终身幼儿园。这个实验室给乐高做了几十年的顾问,所以他书中想表达的心态是什么?玩的心态

 

作者提到了“4P”法则来培养孩子的好奇心这种终身学习的动力。我们也会看到很多专家,在自己研究的领域,觉得研究这事就是好玩,不用额外支持,其他人觉得累,但专家自己一点不觉得,他认为就是好玩。所以终其一生,他都是一种好学的状态,他觉得他研究的事很有趣。

 

前两天有一个科普文章也在讲好奇心这个事。我们让成年人和小朋友一起做研究。在4个案件里有1个是得胜概率最高的,成年人一定会常按那个得胜概率最高的。小朋友即便知道哪个得胜概率最高的键,他一定还会去按未知的其他键。这种对未知世界的探索是小朋友喜欢的。必须得有好奇心,他才能探索。从0~1,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然后拥有好奇心,有这种动力、精神,才能不断探索。

 

所以“4P”法则中最基本就是按照项目制去学习,按照问题解决的方式去学习,而不是按照知识体系去学。是我们要解决一个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地就去挖出来各种边边角角的知识了。

 

然后还有热情、同伴。

 

主持人:

所以这个问题其实不仅仅适用于孩子,还包括很多成年人。那我们就很想知道成年人的好奇心怎么慢慢就没了,变成了更多的是责任了呢?

 

马春树:

 

对于好奇心,我们的家长说的是培养孩子的好奇心,保护孩子的好奇心,但家长更多时候做的是在破坏孩子的好奇心。所以对家长来说,能够学会怎么不破坏孩子的好奇心就已经很成功了,这也是最成功的,不要去培养孩子的好奇心。

 

像林博士讲的,孩子生下来就是有好奇心的,他们的经验是经由探索。对于我们成年人说,我们是已经有了经验,再进一步去探索。对于孩子来讲,他先是探索了才有经验,所以孩子是在不断探索的过程当中。比如说孩子按了a键,按了b键,按了c键以后,你就觉得他又按了d键,他一定对d键感兴趣,对实验感兴趣。其实孩子只是在探索。

 

但是家长容易过度兴奋。自己的孩子看了钢琴,弹了钢琴。家长就认为孩子是不是有钢琴的天赋。然后等孩子再回到家,钢琴已经买了,老师已经请来了。家长就认为自己看到孩子喜欢弹钢琴了,这是对孩子弹钢琴兴趣的破坏。

 

所以孔子早就说过,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孩子如果天天说:“妈妈,我也要弹钢琴。”家长应该是先租一台,让孩子弹。如果孩子弹一个礼拜不弹了,ok,送回去。这样家长没有破坏这个兴趣。如果孩子说:“妈妈,我要弹琴。”ok,马上最好的钢琴就到了。

 

对孩子来说这是对他兴趣的破坏,因为什么?这样弹琴就变成了一个学习,而且变成“因为你喜欢,所以你有责任把它学好”,“看老师都请来了”——如此大的压力就在孩子身上出现了。

 

这已经不是探索了,动力不来自于孩子,而来自于家长。因为家长要孩子去学习。孩子只是说喜欢,然后家长马上一大堆东西就来了。尤其现在我们太有能力做到这一切了。因为我们的家长太想知道孩子喜欢什么,什么都能给你发掘——这就是中国父母的典型的状态。

 

作为父母,我们其实需要的是一种克制的能力。克制自己不要给孩子喂的过饱,克制自己不要给孩子各种食物。现在在食物上,我们已经克制了——冰淇淋不能吃,肯德基不能吃,可乐不能喝。

 

但是在知识上、技能上,我们一点也不克制,什么都给。这就造成在知识层面上的消化不良,一个肥胖儿怎么样都走不动。这是一个重大的问题,家长克制不去破坏孩子的创造力,不去破坏孩子的好奇心。这非常重要。

所以这是属于家长的问题,家长要克制,有钱更要克制。

 

主持人:

所以这也是家长们对专注力的意识问题,对于这个概念的理解。

 

林思恩:

我特别想补充一点,我们会发现对孩子的鼓励一方面是像马老师刚讲的,不过度的干涉。另外一方面,我们其实会发现孩子不是按照家长的要求做,而是看家长怎么做。家长自己都不爱尝试新的东西,甚至家里面的氛围是今儿有人做了个新菜,结果一堆打压的声音。当然这个家庭氛围中的孩子不可能去创新。

 

所以创新是需要氛围的,在任何年龄层面都一样。

 

马春树:

创新是需要花钱的。家长看到孩子做了一个创新,结果把鸡蛋烧糊了。鸡蛋是成本,家长会很心疼。但我们家长却肯花巨大的金钱让孩子上一个学习班学习炒菜。这是特别大的悖论。

 

家长在家里什么都不让孩子去碰,什么都不让孩子去做。因为这个东西会被做坏,那个东西会破坏。但是家长会花更大的价钱去找一个老师教会孩子做这件事情。孩子们自主学习的能力就这样被家长抑制了。孩子说他什么不会,家长就找老师教,这是个很奇葩的悖论。

 

所以我们说养孩子是有成本的。这个成本就是几件衣服脏掉了,墙被涂坏了,锅被烧干了。这些就是最简单的教育成本。我们大多数家长不肯付,却支付马术、高尔夫等各种各样高级的花钱的东西。家长喜欢为高级的东西花钱,却不舍得几颗鸡蛋、几颗白菜——这是很奇葩的事情。

 

林思恩:

对,点滴更重要。生活里的点滴,不仅对家长,甚至是整个家庭来说都很重要。因为氛围不是一个人创造的,是一家人的共识。

 

我们一家人都很鼓励孩子创新。因为我原来在上学的时候接触过一个诺贝尔奖的获奖者,他来中科院做分享。他当时就是因为发现了血管扩张的一个化学成分,得了诺贝尔奖。但是这个化学成分是和炸弹有关的。他小的时候,包括后来长大都在玩炸药。小时候他就把他自己家的房子炸了一个窟窿。

 

马春树:

跟诺贝尔似的。

 

林思恩:

对,但是没事,家长没有抱怨他。但我们知道这个代价对于大多数的家长朋友来讲,其实是没法接受、完全接受不了的。当然,因为我们可能现在住楼房,自己的房子炸了一个窟窿可能影响更大。但我们要知道自己能舍出去多大的成本,这个成本不光是钱,更多体现在家长的心理上面。这个心理可能也无法估量。

 

主持人:

这已经聊到教育理念的问题了。

 

马春树:

而且孩子越小,成本越小。因为他的重心低,摔倒就摔倒了。他骑着小自行车怎么撞也不会撞太大的事情,最多撞个墙,最多在小区里撞到别人家的狗。但是等他开汽车的时候,一坐上车就怨气说,“今天我说了算。”那个时候问题就太大了。

 

所以路怒症可能跟小时候的教育都有关系,因为他无法控制这个状态。所以孩子越大教育成本越高,所以如果你想孩子记住,就在他小时候,花那个成本特别小的。

 

主持人:

我分享一个我自己的感受。我女儿大概在两岁的时候,有一次她抓起一把盐。我没有做任何的反应,我静静地看着她,因为我知道她得尝试了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能不能吃。

 

当时她也是处于口欲期,她就自己吃了,然后再也不碰了。我就是跟他讲一个道理,自己去尝试一下。所以这个真的是教育理念的问题,她得自己知道这个事儿。

 

马春树:

这是有能力的妈妈,能够忍住。多数妈妈一个箭步扑过去阻止。

 

林思恩:

所以这就刚才说的,从他控到自控,家长得让孩子自己去掌握。家长的这种控制是不会变成孩子自己的自控的。

 

 

 

主持人:

刚林博士讲到了一个词,自我效能感,应该也是从小需要去培养的。我刚联想到,是不是这就是马老师提到的动力这个问题?

 

马春树:

自我效能感特别重要。自我效能感是什么?是我觉着我行。比如一个5岁的小孩拿水杯子倒水,妈妈有两种反应。一种是让孩子自己倒,结果倒在杯子外面了。另一种是,小朋友还没来得及倒,妈妈就说,“我来我来。”

 

第一种方式是能做到还没做好,只是没做好,完成比完美更重要。“做的很好,给妈妈倒水了”。第二种就是“我不用你,因为你不行,因为你不会。”

 

其实自我效能是从何而来?是从妈妈对孩子这件事情的认可而定。妈妈觉得孩子可以,只是现在没有做的那么好而已——这就是自我效能感了。所以妈妈也觉得孩子可以,孩子出了家门、到了外面做其他事也是可以的。 

 

另外一个,家里一丝不苟,孩子什么都不做,家长做所有。这看起来是一个完美的家庭,但后果是什么?一个“宅男”就有可能出生了,为什么?因为他没有能力去做进一步的探索了,他只会做他最会的事情,多一点可能做不好的时候他就不做了。我们这里不是说他哪有自我效能感,他就小圈圈永远不出去了。这是巨大的问题。

 

林思恩:

对,其实马老师说的这个情况是最严重的一种,就是孩子做都不要做了。还有一种是就让孩子这么做。在培养注意力里面特别典型的是孩子要干家务,要做别的,家长说不行,“你就把你的课程,你把你的作业做完了,比什么都强”。但是现在孩子遇到什么问题,他没有在任何一件事当中体会到自我效能感。

 

做作业对他是难的,他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到的是挫败感,总之孩子什么都不行。家长还生怼、要死磕,从小这不让干、那不准碰,然后到了读书的时候,又一个概念接着一个概念,都是不知道的、各种负面的感受,做他最不擅长的事情。

 

我们说打游戏的时候,如果是一个生手,目前还不行——英雄还很差的时候,会应对一个boss吗?肯定是不会的。

 

主持人:

连游戏都成不了瘾了,对吧?

 

林思恩:

对啊。你肯定是要先去练一练,把自己的级别练高了,再去找大boss去打。可是我们在教育上面经常让孩子去死磕,所以这个情况也是极大的影响了孩子们的自我效能感。

 

因为自我效能感是什么,是孩子要在这个过程当中觉得自己行。我们说自信,是对于“我”成就的预期,是一个对结果的预期。但是自我效能感更多是过程性的。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如何让孩子一直保持这种状态,是需要一路让孩子能感受到从小到大、越积越多的成就感。如果一上来就是个非常有难度的,这样一个梯度,从一开始孩子就不可能成长。

 

主持人:

所以自我效能感也跟刚刚提到的好奇心的保护、培养是有关联的。我们有时候强调坚持,很多人说坚持很重要,当然重要了。但是很多人是为坚持而坚持,实际上应该是因为热爱才能够坚持。有好奇心存在,有热爱的感觉,有一些价值感的体现,他才可能坚持。

 

林思恩:

对,所以为什么注意力的第一条大原则一定是先保护。我们刚才讨论这些问题也是需要先保护的,然后再思考如何去启蒙,再去给他上发展、讲各种训练。

 

这是循序渐进的,一定是这样,而不是说破例重建,有的不要,然后给孩子一个家长认为的标准、方法。我们说孩子有孩子的天性,孩子有他学习的天性,有他能力的天性,如果不客观的认识,就只能是破例重建。

 

且不谈价值、代价的问题,最重要的这种方式压根不是孩子学习成长的方式,这是成年人的一种方式。为什么我们现在会出现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们成年人现在不记得自己小的时候是什么样——这是很大的问题。我们忘了我们那时候怎么学习,只记得后来我们是怎么学习的,所以我们一直认为那个是对的。

 

马春树:

所以现在注意力,包括自我效能感,其实是教育整体观的体现。在整体观当中,我们要找到一些最核心的底层,我们要找底层逻辑是什么?

 

在我来看底层的逻辑是什么?前面讲过的保护,保护反过来就是不破坏。对我来说家长不去干预,多数时候不破坏,就是保护。比如说有个孩子在那系鞋带,系了半天也没系好,系了乱七八糟。这个时候,家长能够咬碎银牙,“我无所谓”。孩子系得再乱,他踩一脚,倒了。家长都不会管。等孩子系好了我们再走。

 

所以孩子5岁不会系,6岁不会系,但他总会系的,因为家长从来不帮他,所以他这个能力就会不断在发育。家长可以一直帮到10岁到11岁,孩子也不会。因为家长没有给孩子许可、让他自己去尝试的过程,我们把它叫做剥夺——家长已经剥夺了孩子学习系鞋带的能力了。

 

其他的事情一概如此。我们太着急,告诉孩子正确的方法,正确的解决方案。但是我们忘了自己是有经验的。我们为什么有经验,是因为我们犯过错,我们才有经验的。如果你说你找对象很有经验,大家觉得你这个人可能有问题,为什么?你那么多经验一定是犯过很多错。

 

所以我们有犯错的机会才有了经验。但是你为什么剥夺了孩子犯错误的机会呢?所以现在的家长想要让孩子更好,其实是没有给孩子学习的机会。所以你把你的经验给孩子,是你所知道的最有害的教育方法。

 

反过来我们说正确的教育方法是什么?我们不会去破坏孩子的注意力,不会去破坏孩子的动力,保护他们不断尝试的努力。他一下子没做对,It's okay。只要在我的保护之下你不会死,你不会伤到不可恢复就ok了。

 

在我的权限之内,我给你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可以不断去尝试,而且我付得起成本。这些很重要。敢付成本,你的价值感就有了。因为孩子把这个那个弄坏了,家长觉得都可以。

 

这个是家长的能力,然后孩子才能够在经验的基础上、错误的基础上,找到正确的。这个时候,孩子会说:“耶,我会了!”对,这是孩子会的。如果一开始家长就教孩子一个正确的方式,然后孩子做对了,但他没有上述有成就感的感觉,他没有任何感觉。

 

林思恩:

对,马老师刚讲的这个过程,其实是家长到底想传授给孩子一个知识,还是希望孩子拥有获得知识的能力。我们一定给到孩子的是启发,是他能够获取知识的能力。

 

比如我们前面提到的研究,成年人按键,他一定找的是那个答案。孩子不是。家长希望孩子能通过探索发现答案。如果怀疑孩子是不是不知道这个规律,可以观察一下,或者可以问问他。如果发现他明明知道答案,但是就是想继续探索——这不是坏事。

 

因为成年人以为自己知道的答案就是全部。但家长一定希望孩子比自己强,希望孩子获得的是更好的探知、发现、掌握新的知识、本领、技能的一个核心能力。这种能力既包含好奇心,还有刚才我们说的自我效能感,还有非常多的能力。

 

如果没有核心能力,只是告诉孩子知识——我们家长辅导孩子作业最清楚了,你能辅导到几年级?家长能告诉孩子答案的时间段很有限,能对孩子产生影响力的时间段也很有限。那么如何在家长有影响力的时候做真正有影响力的事。

 

主持人:

所以这些年发现提到孩子教育的问题,包括孩子注意力的问题,总能够回到教育父母这件事上,就是不教育理念对家庭教育的重要性。

 

马春树:

所以家长如果不放弃“我要教育孩子”这个想法,家长就会成为孩子天花板。家长要教育孩子,指导孩子正确的方式、正确原则、正确的方法、正确的方向,如果你抱着这种态度,你就永远拿着你的经验把孩子框住了。

 

现在所有的创新,所有的探索,都已经不是在继承之前的基础之上发展的,都是颠覆式的东西。比如爱因斯坦是把牛顿的理论彻底颠覆了:万有引力是不存在,那只是空间的扭曲而已,是个假象——这是个颠覆性的东西。所以爱因斯坦不是继承了牛顿以后,在牛顿的肩膀上发展一点点,是彻底的颠覆。

 

所以我们如果不允许孩子自己真正在家长的基础之上探索的话,孩子基本是走不太远的。所以家长越强大,他的孩子受到的限制越多;反而不那么懂太多的父母——“我也不知道该咋教你,这东西我不太明白”,其实孩子可能生存的空间就越大。

 

所以我们在临床工作当中就发现,经常出很多问题的孩子,他们的父母极为优秀,他们已经成为这些孩子的智库了,所以孩子焦虑值很高。因为他们的基因好,孩子能力也很强,所以孩子受到压力以后,本能的抗拒能力也很强,矛盾重重。

 

孩子自己能力强,就会产生更多的问题,然而父母也很强,这就出现了的问题。如果家长不本着 “我要教育你”,而是说“我真的陪着你一起探索,甚至我走在你身后,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能做到这一点的父母,实在是天才的父母。但现实中很难做到这一点,几乎是没有人能做到。

 

所以少数个别的人能做到已经很不容易了。很多父母无意识做到了,为什么?因为他们太忙,没有时间教育,所以给孩子更多的空间发展。更多父母是本着“我要陪伴”、“我要跟孩子建立更多的关系”、“我要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的理念。

 

结果疫情来了后,父母真的天天陪伴孩子了,效果怎么样?离婚的离婚,吵架的吵架。所以过度陪伴,过度引导是巨大的问题。现在我们的家长不是属于陪伴,而是搞的太多、太浓情蜜了导致孩子都被“灌死了”。孩子们已经无法忍受了,这是严重的问题。

 

主持人:

陪伴太多,其实是无效陪伴。

 

马春树:

不是陪伴,家长只是看着孩子学习、写作业,只是“在监督我”。然后有些父母还温柔说没事,“我能接纳你,你已经完成得很好了”、“我相信你可以完成“。这无形的压力,孩子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这太可怕了。

 

主持人:

当孩子太难了。当父母难当孩子也难当。

 

马春树:

家长学的越好,做的越多,比如家长会跟孩子共情,“我知道你很困难,我能充分理解你的感受,妈妈看到你学不进去,我也是很难受的。”这孩子怼家长的可能都没有了,都不好意思了。然而孩子的情绪向谁发,他就没办法,只有抑郁一条了。

 

所以你连成为孩子靶子的机会都没了。这个孩子怎么活,所以鲁迅说救救孩子,不要这么搞了——过度教育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所以我们说第一条就是保护。保护的方式是“你稍微站远一点行吗?”“你给我一点空间可以吗?”孩子已经躲进房间锁上门了。家长还要砸开撬开,然后继续跟孩子说,“妈妈看到你这个行为很心痛。”那这孩子真的无路可逃了,所以他们真的毅然决然地跳下去,从大桥上没有任何反应地跳下去。其实这不是谁的错,我们都是怀着最大的爱心试图去更好的教育,结果适得其反。

 

主持人:

对,其实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是未必一定有好的效果。这也是两位今天在这儿跟我们分享的一个出发点。我们都希望无论是孩子还是父母,包括整个社会都希望能够有一个更加良性的发展方向。

 

那么最后再来看看网友的问题, 4~6岁男生女生注意力发展的不同?

 

林思恩:

在4~6岁,男生女生的发展其实不太齐平。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如果男孩子上学,宁可稍微晚上一点,也不要往前赶,尽量往后赶。比如我们说这孩子6岁左右的时候不符合小学入学年龄,那就晚一点,让他7岁多的时候上小学,会更好。

 

因为我们说大的教育环境,一些学校的教育、家庭教育的一些大的趋势,往往对男孩子是不利的,尤其是在发展注意力这个方面。

 

比方说我们说现在家校之间其实有一些矛盾或者是什么,导致学校可能对孩子外出的活动,包括课间活动都比较收敛,甚至不能到教室外面去。然而我们知道男孩子需要的运动量一定比女孩子要大。

 

虽然限制对男女生都是一样的,但是对男孩子的影响就比女孩子要更大。再比如说现在的社会安全、人贩子等问题,现在家长很少能像我们小的时候允许孩子到楼下玩、随便玩没关系。家长不敢。那这个限制影响更大的还是男孩子。所以很多情况下我们都会发现男孩子受到的限制确确实实很多。

 

举个特别有意思的例子。波士顿马拉松是全球马拉松中最有名的一个,而且参加波士顿马拉松的选手是需要报自己以往的比赛成绩、达到标准才能报名的。

 

我们知道波士顿是美国或者说全球顶级名校集中的地方,也云集了很多大公司的高管。在波士顿麻省医院就发现有一个有趣的现象,那些因为身体、工作等原因没有办法继续坚持跑步的个体都会出现类似多动症(ADHD)的症状。这说明什么问题——运动太重要了。

 

所以孩子们也是。我估计家长会觉得上半年的疫情导致一家人都在家里。一个是网课的问题,突然发现孩子的学习状态没有以前好。另外很重要的是孩子很长时间没下楼了。所以当时有很多家长会反馈说,孩子的多动症状变多了。这是很明显的。

 

主持人:

近期我做节目也发现很多家长和孩子会反映说网课听不进去。

 

林思恩:

家长需要注意到孩子们是需要运动的。所以4~6岁其实我们还有一个主张,就在这个阶段的规则意识自控力的培养是在“动”的东西上面,在“动”的活动当中。

 

当然这个孩子如果喜欢围棋,那就在围棋。但如果他很喜欢运动,男孩子打个篮球,包括像冰球这样的运动,在这些运动中培养他的规则意识,身体的自控力,逐渐到他的大脑对躯体、本体觉的这些控制。他找到这种感觉,自控力就有了,这很重要。

 

所以这个阶段我觉得最核心的是把孩子这个核心的能力抓牢。我们一个年龄段,抓牢一个问题。

 

主持人:

那像7~9岁有男生女生有什么差异,能给我们简单分享一下吗?

 

林思恩:

7~9岁的话,家长朋友们都很关注学习习惯的问题。因为这个年龄段基本上幼小衔接就开始了。其实基本上孩子是5~9岁,家长都普遍会比较焦虑。因为家长觉得孩子没定型。

 

一到三年级,有的时候家长觉得再下一个年级就好了,我们发现并没有。这个时候往往是最核心的,比如说原来的规则意识自控力的问题,被拖到了这个年龄段,表现是以专注力表现出来的,但它背后规则意识自控力的问题非常明显。

 

我刚才提到的4~6岁的棉花糖实验,这个实验视频在Ted里面会有。大家可以看到当时的那些录像资料,我们能明显的看到哪些孩子是没有规则意识的,哪些孩子是有规则意识、但没有自控力的,哪些孩子是既有规则意识又有自控力的,很明显。

 

我们在日常工作当中就碰到过这样一个情况。一年级男孩有一天回家,兴冲冲地告诉妈妈说:“我们今天上数学课的时候跑步来着。”你家长听了,第一反应肯定觉得这件事是有问题的。但这孩子是兴高采烈的,说明什么,孩子还没有规则意识。要是这时候他有规则意识,那家长听到这事就不是从他嘴里而是老师那里了。

 

所以这就能看出来,很多一到三年级发现孩子有注意问题的,需要先把规则意识、自控力能力夯实。家庭奖励积分计划赶紧用起来。因为到9岁以后就不管用了,家长给他什么奖励都没有用了。“我干嘛要跟着你这种思路去做”。

 

所以在9岁以前赶紧用起来。而且我们说家长日常要想让家庭奖励积分计划去规范孩子、影响孩子的这个效能能够发挥出来。我们家长日常也要说到做到。自己说到做到,对孩子的承诺也好,对他的奖励也好,我们也要说到做到,而且这种说到做到是全家一致的。

 

主持人:

所以教育得从小抓起,也得从父母开始做起,从自己做起。

 

感谢两位的分享,刚刚不管是马老师分享到的孩子太难了,引发我们大家的一些思考;还有林博士今天分享的一些具体的专注力、注意力的培养,一些非常的实用的小tips。

 

那么我们也联想到其实注意力这还是一个很生活化的点,往上升到更大的家庭教育问题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所以两位的分享也显得特别的重要!

 

再次感谢二位!

 

 

老师的高度决定你的视野,想让学界一线大咖带你学完热门心理流派,走上正确的心理学道路吗?扫码进入大会社群,永久浸泡学习;各流派专家不定时空降,帮你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眼界高人一等,技术胜人一筹!

 

 

 

注:本文内容根据录音整理,未及专家本人审理。


关注我们
一生很长,有些路要一起走。 关注我们,了解中国心理学家大会最新动态。…
关注大会微博
关注大会微信
微信关注
手机打开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
微博关注
手机打开微博 > 扫一扫
中国心理学家大会——中国应用心理学工作者的年度专业盛会。
立即咨询
立即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