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逐字稿系列 | 催眠技术在建立学霸底层思维模式的探索(下)
2020/09/18
33

主持人:

 

谢谢马老师给我们提到了一个动力催眠的这么一个方向,大家其实更多的人可能对于催眠都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也受到很多的一些媒体的宣传的影响。

 

我个人曾经在大会上听过马老师的课,底下是爆满,马老师讲课特别的让人有所收获,脑洞大开,并且你也看到大家会对心理学对催眠是有感兴趣的,这个领域是非常有前景,有吸引力。

 

尤其今天提到了如何将动力催眠和提升学习能力做结合,大家一听是不是特别来劲,是不是很多人说“我要学习动力催眠”。

 

在这个过程中刚提到了学习,这真的是目前我们中国现在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父母们会关注,年轻人们会关注,其实是一个人的一生都会关注的一个问题,学习能力怎么提升? 

 

刚刚包括讲到了大脑,然后讲到了隐性学习,具体的像您刚刚分享到的,有没有一个具体的小例子给我们了解一下怎么样提升隐性学习能力?跟我们简单地分享一下。

 

马春树博士:

 

比如说隐形学习,他能知道自己怎么会的,就不叫隐性学习。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的,就叫隐性学习。

 

比如说我师兄的孩子,是我研究生同学的一个小孩,他就问我说,“老马,我这个孩子他们说是认读障碍,怎么回事?比如说姓杨,他把两个颠倒过来写,这很麻烦。”

 

我说,“我不懂这些东西,你要到医院的儿科或者精神科去看”,他说,“你这个能不能帮我干点啥?”

 

我说,“我会做催眠,提升隐性学习。”

 

所以孩子到我这来做催眠的训练,训练了三次以后,有次他妈妈来了,她说,“今天阿姨没时间,我就带他来了。” 

 

我说,“最近怎么样?”

 

以前英语考试、语文考试从来都是100分满分考70多分,有20分的听力不得分,因为他写的都是错的,他听的跟写的完全不搭界。

 

这一次他得了90多分,听力20分是满分,然后我问他“你怎么做到的?”他说“我也不知道,反正跟我做训练的时候一样,老师一讲的时候我好像就进入那个状态,我就听得特别清楚,然后我就会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所以不知道怎么做到的,这就叫隐性学习。

 

主持人:

 

所以学习能力包括大脑的状态,是不是可以简单理解为专注力的提高?

 

马春树博士:

 

你可以理解成是专注力的提高,但是专注力是有两个维度的。

 

你看孩子在这玩的时候,然后你跟他说话,你觉得他是不是在专注?这个很重要,你觉得他没在听,也没在看,他没有专注,那你就错了。

 

你跟孩子说话的时候,他很专注地在听,他知道你说的所有事情,但是你说他不专注,这就是孩子的专注的方式,大人的专注一定是认真的,要是干别的就不会了。

 

所以专注是不同种类的,我们训练的专注能力确实是前者,是你能够自然而然地就能够摄入的摄入的,它的谱系、范围、维度都更大,我们说无意识的学习能力那部分。

 

贺岭峰教授:

 

当年美国的儿童节目做过相关的研究,他们就在电视机旁边加一些摄像头,播放的是儿童节目,他想引起儿童的关注,然后他就发现孩子在那看电视看着看着就开始玩东西,然后一会再看、一会再玩。

 

一开始的研究者就认为孩子盯着电视看的时候,是他要了解那个东西的时候,他开始玩就说明他对那个东西没兴趣了。

 

但是后来发现不是,就会发现那孩子在玩的时候,其实他记住的东西更多。

 

其实我们现在教育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老认为手背到后边,然后眼睛认真地看黑板,耳朵听老师,这个时候是最好的学习状态。

 

其实心理学早就证明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发现大脑有4种波形,贝塔波的时候就是我们高度警觉的这种状态,就是我们所谓的集中注意的状态。

 

但是最后发现其实学习效果最好的时候是阿尔法波的状态,这种放松性警觉状态,实际上是学习最好的一个大脑频率状态,反倒你高度紧张、高度集中注意的时候,其实学习效率是不高的。

 

主持人:

 

有年龄段的区别吗?比如说小孩子可能更加有这样的体现。

 

贺岭峰教授:

 

小孩子理论来说是如果家长、老师不收拾他的话,他应该更容易出现这种状态。

 

所以孩子是天生的学习者,其实没有不爱学习的孩子,也没有学习不好的孩子。

 

最简单的一件事就是母语的学习,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学习模式就是母语的学习。

 

我们的孩子一生下来不会说话不会动,就开始进入到母语学习状态,然后一岁多才开始会说话,三岁的时候基本上流畅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感情交流就没有问题了。

 

所以这是一个特别成功的学习模式,但很可惜就是我们现在的教育领域不认为这是最好的学习模式,反倒认为都坐在那高度集中注意力,老用前额叶干活才是学习,其实不是。

 

所以我觉得马老师他作为一个医学博士,其实他是站在脑神经科学的角度来看催眠的,所以他看催眠的视角可能不一样。

 

他是从大脑不同的功能来看,就是我们如何不要过度使用大脑前额叶,然后让你的前脑甚至整个身体来进入到一个学习的情境和状态中,这个时候你才能够激发起你的那种学习的潜能。

 

主持人:

 

这个话题很有趣,是因为其实我们近些年一直在关注的是我们人类特别自豪的,我们有前额叶皮层,我们是高智慧对吧?

 

但是您提的就是让我们突然间在思考怎么样能够用原始的力量让人开始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特别好的话题。

 

贺岭峰教授:

 

马老师一上来说了一句话特别震动我,他说,“其实你知道吗?你用大脑前额叶的时候,实际上是你出问题了,是你没有本事,是你正常的学习过程中遇到了一个困难,如果学习很顺畅,其实不需要用到这的,对吧?用到这儿了,就说明我那个地方需要额外去关注一下,但那个只是一个学习的补充,然后你只把它钉在这儿来学,效率就不好了。”

 

所以我想问马老师,我们中国古人强调一个叫“三上学习法”,就是“马上、枕上、厕上”,被认为是学习最佳的状态,第一个“马上”,过去没有其他交通工具,骑马晃晃,晕晕乎乎地拿本书,就这样看着晃悠晃悠,半梦半醒的。

 

第二个就是“枕上”,睡前、醒后,我就睡前躺床上在那看会书,早上起来看一会,然后再起来。

 

第三个就是“厕上”,就是上厕所,蹲在那很多人觉得特别放松,很爽,然后这个时候看点什么东西反而记得还很好。

 

从动力催眠角度,你怎么看我们古人说的“三上学习法”?

 

马春树博士:

 

从催眠的角度来看就是说学习的时候是这样:

 

第一,你得用前额叶的部分。

 

第二,我们要知道前额叶就是意识的能量,它的能量是有限的,为什么?

 

因为动用前额叶超级耗能,很快你的意识能量就耗干了,一天几堂课,前两堂课用干了,后面怎么办?所以你就开始烦躁、焦虑。

 

能量谁提供?是下面的边缘系统,基底节这个部分不断提供这些物质和能量给前额叶用。

 

所以首先你的底层、你的后备部队要有能量不断提供上去,如果你不让他兴奋起来,一直都是领导在前面冲,员工都在那歇着,你就很麻烦了。

 

所以怎么办?

 

第一你要知道要做什么,但不要过度用力,让你的底层逻辑开始不断兴奋起来,让员工越来越兴奋,他的自主性增长起来之后,你就不需要做那么多了。

 

所以我们说好的领导者是什么?员工都很忙,然后你很闲。

 

差的领导者是什么?你很忙,员工都很闲,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都听你说,所有东西都由你安排。

 

好了,我们看“枕上、厕上、马上”是在做什么,你在马上其实并没有办法完全专心在学习,必须要拿出一部分意识的能力去注意环境的因素,包括我们说其它环境也是一样。

 

我们有一个体验,你自己在一个极其安静的家里学习,可能很难一下子静下去,你到麦当劳打开书,瞬间就能静下去,为什么?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经常说失眠的人,给他提供一个白噪音,因为绝对的安静你是受不了的,大脑没有信息进来的时候就会自己制造信息,要让自己兴奋起来。

 

那怎么办呢?主动给他造点白噪音,结果睡着了。

 

所以大脑需要的这些东西满足了以后,这个时候就不过度活跃了,你的潜意识能力就发挥出来。

 

所有这些“上”的地方,包括你上厕所,上厕所一定要胃肠道要活动,这是副交感兴奋的时候,比如你跑完步以后撒尿是不可能的,因为过度兴奋了以后尿不出来,你要放松才可以。

副交感兴奋是什么?你在不断激活潜意识这部分。意识越兴奋、越紧张,前额叶也越兴奋,所以这个时候反而抑制了你的学习能力。 

 

贺岭峰教授:

 

我是做运动心理学的,我们发现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就是说我们找个不会打篮球的大学生和篮球爱好者,还有就是平时很喜欢打篮球的大学生,再找一些高水平篮球运动员做比较研究。我们让他们完成这种多目标任务的追踪这样的认知任务,然后监控他大脑的变化。

 

然后你就发现因为打篮球他需要同时专注很多点,既要看篮筐,要看队友,然后看防守队员,要控制自己的动作,所以它实际上是一个多目标关注的认知任务。

 

结果我们发现比起来当然是高水平运动员认知水平最高,完成任务的能力最强,然后是爱好者,然后是不会打篮球的人。

 

但是我们监控大脑的时候特别奇怪,不会打篮球的人完成这个任务,他完成的也不好,他大脑的兴奋性也不行。篮球爱好者他完成任务比不打篮球的人水平要高,但是他大脑的相关的负责注意那个区域就是很活跃,你说的其实是高耗能的。

 

然后高水平运动员就是国家级的这种运动员,他完成任务水平更高,但是他大脑是静默的,他不怎么耗能,他就跟不会打篮球的人是一样的。

 

其实真正的大脑的最佳状态就是不怎么耗能的状态,才是高速运行的状态。一定是哪出了问题,我们才动用大脑前额叶来通过高耗能的方式去解决 bug,去关注那个问题。

 

他真正地进入那种良性状态,其实是不花那么多功夫的。

 

就像咱们刚才讲到的,现在很火的一个概念就是“运动改变大脑”,其实神经状态形成习惯之后固定下来了,就不需要耗费你更多的脑力了。

 

简单来讲就是希望大脑神经元之间建立更充分的连接,所以在学校里也发现,其实真正的学霸从来不认真听讲的,学霸上课的时候一定是做着白日梦,但是老师讲的重要的东西他全部都记住了,所以他一堂课下来非常轻松。

 

上课很累的,一般都是中等生,认真记笔记,老师说什么都记下来,下课还抄笔记,这是中等生。

 

当然了学渣也是上课不认真听讲的,也是在玩,然后老师讲的重要的东西一点没记住,不重要的都记住了。

 

这个就是他们的差别,不是说认真听讲,就是好学生的学习模式。

 

主持人:

 

这其实是学习习惯的问题,要学会学习。

 

所以马老师刚提到动力催眠是不是等于是帮助这些孩子们、年轻人或者人们能够形成那样的一种学习状态?

 

马春树博士:

 

对的,就像刚才贺老师说到的,你看这些学霸,其实他的意识是不耗能的,它属于一个监控的状态,信息就进来了,然后他潜意识层面自动就处理完成了。

 

我们是编辑系统,所有的海马体那些东西都是负责记忆深度处理的。但你如果前额叶过度兴奋以后,处理被抑制了,你等前额叶抑制了,它的处理信息才开始。

 

但是学霸是什么?我就听着,他很放松,这个东西进来了,所以我既能接收信息、转化信息,是同步完成的,所以我们给学生做催眠的训练,也是能让他进入这种学霸的状态。

 

你随时上课的时候,潜意识这部分也能兴奋起来,接受信息或转化信息同步完成,这是学霸的状态。

 

所以为什么这些学生说,“我背单词以前背着这么费劲,现在我听完就记住了,好神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不用知道为什么,因为它自动完成了,前额叶的注意的时间更长了,因为他比较放松了以后,潜意识这部分兴奋了以后,源源不断的神经递质就传递到前额叶去,它有工厂,能制造出更多的兵力出来,能够输送武器进去。

 

所以他们是协调运作的,前额叶的学习和纹状体的学习是拮抗的,你不兴奋会把它抑制住,但是你要不过度兴奋,它源源不断能支持到你的学习。所以它又是合作的,又合作又拮抗。

 

所以这就跟家长教育一样,实际上你如果能弱化自己的权力,能够更多的允许他的发挥,他就更多的能力越来越强。

 

如果你全是得听我的,那行,听你的你随便,反而他越来越不行,这跟教育是完全一样的。

 

主持人:

 

非常的实用,刚您提到这个点就是很多家长现在特别难受,妈妈就说“你学啊!你快给我学啊!为什么五六三十那么难?”就是前额叶一直在动。

 

贺岭峰教授:

 

但是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爸爸妈妈这么一训孩子的时候,刚才马老师说边缘系统里边的杏仁核会被启动,他感受到了威胁,然后一旦负面情绪出来了,其他的功能就会受到抑制,因为对抗威胁变成了第一重要的事儿,学习就变得不重要了,是抗拒学习的,越来越抗拒。

 

马春树博士:

 

这个时候学习是个成长模式,“我要学更多的东西,我长得更好”,但你批评我,“我要保护自己”,就去进入生存模式,底层的东西是“我要活着了”,活着就不是为了好,活下来就行。

 

所以你是培养一个孩子,只是为活着,还是我要活得更好?这是两种方式,你训他,他就只能选择活着了。

 

贺岭峰教授:

 

所以高校的学习模式一定是一个低时间成本、低能耗成本的学习。

 

中国孩子现在学习遇到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

 

现在我们所有的老师和家长都在使劲地砸学习时间,我们认为孩子学习时间越长,这才是越好的学习模式。所以多给他留作业,多给他补习班,不让他出去玩,不让他交往,不让他开心,我们希望他把所有的时间全砸在学习上。但是学习效率等于学习的总效果除以学习的总时间,然后你学习效果没有变化的情况下,延长学习时间就相当在降低学习效率。

 

所以马老师他实际上是通过改变底层的这种学习思维模式,希望做成一种特别绿色、环保、高效的学习模式,不变成一个高耗能的学习模式,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因为我们现在的学习模式都是高耗能的,我给你玩命地留作业,让你玩命地做题,让你所有的时间都搭进来。

 

但事实上人的能量是有限的,因为你别看大脑才不到三斤,它只占身体体重的1/50,但是它耗能基本上接近人体的1/3,而且真的思考的时候耗能特别快。所以我觉得还是把有限的能量用到关键的地方,剩下我们应该采用一种低耗能的、环保绿色的学习方式,然后有时间你真的是去多运动一下,多开心一下,多呼吸点新鲜空气,多给大脑补充点能量。

 

现在我们一学就三个小时做作业,这种模式不可能学习效果好。

 

马春树博士:

 

所以现在我们的主张是什么?

 

我们不要求家长说“老师你减少要求”,因为这是社会的要求,你一个局部的个体建设要求你的孩子有风险,怎么办呢?我们给他做催眠就可以了。

 

我提高它的效能,本来三个小时完成的,我一个小时、半个小时就完成了,所以本来老师留的作业得写到10点才能完成,现在在学校里就写完了。

 

我们训练的孩子很少有写作业写到12点的,基本上七八点钟就写完了。

 

所以那些孩子说,“我上课没意思的时候我就开始写了,老师有一段时间批评别的学生跟我没关系,我就写作业了”。所以他有大量的时间在完成作业,这是是有可能的。

 

所以我们很多时候不要过度说学校的老师,学校老师留的作业是有道理的,大多数老师都是很有道理的,他知道你是一定可以完成的,你抓紧时间是绝对可以完成的。

 

但是学生就不抓紧时间,他去拖,拖到回到家看完电视9点了开始写,写到2点,为什么他不愿意写要拖呢?

 

因为他没有动力,他能拖一点是一点,如果他动力十足,看到的东西要消灭它。这个时候我们的要求是基本上你回家,比如说你7点吃完饭了,8点之前一定写完的,所有我们的学生都能做到这点,甚至高年级的学生都能做到这一点。

 

什么叫学霸?学霸不是花那么多功夫在学习上,工作量一点也不少,就跟单位工作是一样的,工作量一点不少,效率提高,所以这是学霸。

 

主持人:

 

像您刚才讲的很多年轻人存在一个问题,是因为成绩不咋地,反过来没理想、没梦想,一个恶性循环,所以从根本上提升动力很关键。

 

贺岭峰教授:

 

但是他得有一个刚才马老师说的,得有个飞轮转起来,做一个底层思维的调整完之后,一定在一个具体的领域当中发生了一些改变,而这改变体现在行为上。

 

其实我们认为就只有发生了改变,学习才叫真的发生。

 

如果你没改变,你说我知道了很多知识,这不叫学习对吧?你没有改变那就没有成长。

 

但是一旦行为发生改变,他就看到了这种效果,就发现这个东西是有效的,所以一切东西都必须形成闭环,它才可持续。

 

我们现在单一点上的改变没有意义,它必须得形成一个闭环,然后他就变成自主可运行的一个东西了。

 

马春树博士:

 

运行上正轨,你看闭环当中,包括最后积极的效果得到了正面的强化,可以继续用。

 

正面情况不光是成绩来了,他觉得这有效,而且还包括了老师家长,家长说“真行!真好!有进步!”

 

如果家长说“你看我给你花钱做催眠好吧?这是你做催眠的,是我给你报补习班了你才提高了,你看我多高级。” 

 

其实家长不能这么说,另外一方面就是对家长的教育,家长是孩子的环境,也很重要,是飞轮当中的很重要的一环,就是家长。

 

主持人:

 

这里有网友提问,问动力催眠是怎么样提升学习学习能力的?跟其他形式的催眠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马春树博士:

 

前面讲过了,多数催眠就开始你会喜欢去暗示,会去控制孩子的一种方式,每次学习的人好开心,我们不希望孩子天天坐那学习的,我喜欢孩子要学则学,要玩则玩,这是学霸的模式。

 

苦学不是我们的目标,所以我们激活他,第一他有动力,第二有想法,让他的想法和动力结合,这是我们的核心要点。

 

我们通过做这套催眠的流程,训练它的动力生生不息的发挥出来。

 

贺岭峰教授:

 

其他的催眠我自己理解,可能是我给你暗示,是来操控你,让你爱上学习,让你努力学习。

 

主持人:

 

您研究运动领域心理学领域,您怎么看待催眠?

 

这个话题咱们简单地分享一下。

 

贺岭峰教授:

 

因为我们运动心理学有一种训练方式叫“表象训练”,比如说我投篮,我投一次篮,整个神经系统全部活动一次,我投篮的能力就会提高,对吧?

 

但是我闭上眼睛,我想象我投一次篮,它产生的效果跟我实际投一次篮的效果是一样的。

 

所以如果站在我们运动心理学的角度讲,我们觉得催眠让你的内在系统也跑了,虽然你看起来好像表面上没有跑,但实际上是跑了。

 

马老师说学霸的底层思维,你现在还不是学霸,但是我要让你按照学霸的模式来思考问题,来解决你遇到的学习问题。

 

然后你一旦把这个事情跑通了,你相信你自己是学霸,而且你看到实实在在的学霸的那个事情在你身上发生了改变,你就进入到这套模式当中来了。

 

然后你看到所有的学霸都是这样的,学霸不会花多长时间学习的,学霸又是当学生会主席,又参加社会活动,又出去交往,又做主持人,要筹备各种节目,你看学霸都是这样的,你看他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学习,但是人家成绩就是好,这才叫学霸模式。

 

你天天在那啥也不干,就在那学习,这哪是学霸模式,这一定是学渣模式,反正效率不高。

 

主持人:

 

还有提问,说平时很努力学习,但成绩总是中等生,这是属于思维模式的问题吗?

 

马春树博士:

 

看着平时已经很努力这些,其实我们有可能是思维模式,但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们看到前面,他很努力多数是用脑在学习,这是核心要点。

 

贺岭峰教授:

 

我自己认为很努力,然后也让周围的人看到很努力,就是阿德勒老师刚才说的那句话,其实只是为了减轻内疚感,我已经很努力了,爸爸说的、老师说的我也做了,但没用。

 

还有很多时候我觉得是伪装努力,假努力,其实该玩就玩,然后需要努力的时候,一学就学到后半夜,也假装努力了。

 

但是如果从心理学的角度讲,这可能是对父母的一种被动攻击方式,你把我时间操控的那样子了,我现在全听你的,但是效果还不行。

 

主持人:

 

像现在很多的孩子有时候会提到一个状态,说学习学的头疼,我觉得怎么就会头疼的?学到这得多费脑才头疼,他也可能是一种感受,觉得像你刚才提的有可能是一种被动攻击,我已经很努力了爸爸妈妈。

 

马春树博士:

 

真的会头疼,发动机会发热,因为我从学渣学过来的,真的深有体会,疼的不亦乐乎。

 

所以我在我的高中阶段,我就开始不光是在学习,我在研究怎么学习,怎么研究学习的学习,这种元学习比学习重要的多,我们在学习知识和我们怎么去理解知识,怎么去分类知识,用逻辑来贯穿知识,比学习知识本身更重要。

 

所以学习的方法很重要,我学到学习方法一个最重要的就是,先别谈学习方法,先谈学习的状态,我天天在这调整自己的状态,那个时候我就自己摸索,开始听歌、放音乐,听歌不行有歌词,因为歌词都是情爱的就好伤心。放音乐要放轻音乐,然后怎么听,然后要泡澡,凉水泡脚,各种折腾,把磁铁放在脑袋上缠上个布,然后磁化大脑,什么事都干过。

 

但是后来我发现我用到的超觉静坐加那个时候自我催眠的训练,是我在高中的时候最有效的一个方式。

 

所以我到美国以后,我发现人家把催眠做成一个职业了,我当时用了一个小办法就让自己飙升,调整好状态,你所知道那些方法才能够起效果,没有这个状态,你所知道那些道理,不会让你过好人生的。

 

那个状态,就是核心内在动力。

 

我那个时候只用三分钟调节我的状态,现在我把它延长到14分钟加6分钟,一共20分钟,我们做个案的时候甚至做到一个小时,你知道力度会有多大了?

 

我从自己的身上取得了很多的这样的资源,哪缺啥就补上,就是真实的学渣逆袭成为学霸。

 

主持人:

 

我们都知道刚提到苦学,这也是很普遍的一个理念,我们从小就是“学海无涯苦做舟”,“梅花香自苦寒来”,“头悬梁锥刺股”,就是我们从小的教育就是苦才等于是成功,问题是这个理念得改了,得改变动力,从动力角度出发,这个事可能很多人需要去了解和借鉴的。

 

确实今天聊完之后我也特别感兴趣,当然父母们也好,年轻人也好,或者其他小伙伴们也好,如何能够成为学霸,像学霸一样去学习,了解一下动力催眠。

 

感谢两位老师。

 

再次介绍一下两位老师,感谢马春树老师,医学博士、心理学博士后、催眠实战派专家。

要感谢对谈人的贺领峰教授,社会心理学博士,上海市体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感谢两位,谢谢大家。

 

老师的高度决定你的视野,想让学界一线大咖带你学完热门心理流派,走上正确的心理学道路吗?扫码进入大会社群,永久浸泡学习;各流派专家不定时空降,帮你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眼界高人一等,技术胜人一筹!

 

关注我们
一生很长,有些路要一起走。 关注我们,了解中国心理学家大会最新动态。…
关注大会微博
关注大会微信
微信关注
手机打开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
微博关注
手机打开微博 > 扫一扫
中国心理学家大会——中国应用心理学工作者的年度专业盛会。
立即咨询
立即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