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文贤:咨询师如何在心理急救中照顾自己
2020/02/13
75
本文来自“元助行动”专家系列直播,查看本次直播视频回顾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专家:江文贤

主题:咨询师如何在心理急救中照顾自己



今天我们主要分享三个主题:

1、什么叫替代性创伤

2、自己是否有这样的症状

3、如何为自己解除这些症状

 

 01 

 辨识替代性创伤及情绪增强 


在这样一个人心惶惶的情况下,焦虑特别容易升高,情绪强度会变得非常的强。情绪强度之所以变强,不外乎因为急性压力的严重性以及广度。

以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来说,它来势突然,而且严重性大家都知道,散布程度也非常广泛,所以这样的过程会让很多人感受到情绪的压力。

这样的情绪压力来了之后,怎么样去判断他们的焦虑变高,其实跟下面两个因素很有关:

1、自己的支持系统够不够,也就是所谓的关系网络的状态稳不稳定?
2、这些重要关系人在面对这些变化压力的时候,是不是要稳住阵脚?

咨询师在某些意义上其实就是这些来访者重要的关系人,这个时候的关键就在于你能不能让他觉得可以稳住。

在这样的急性压力的状况过程当中,当压力变高,情绪强度变强之下,可以预期得到人们的一些行为会有哪些?

1、视野会变窄,只专注在当下这个行为是否对他有威胁。比如这个人有没有咳嗽,咳嗽了到底对我会不会有影响?完全忽略掉了咳嗽的前因后果,可能只是刚刚吃到东西卡住。

2、对时间的视野变得窄小,只在乎当下的每一分钟有没有什么状况,排除了他可以看得到每一小时、每一天每个月的进度、发展的状况。

3、情绪、思考整合能力变差,变得更加混乱。行为变得非常自动化、会有本能性的反应——也就是,你所有的反应都来自于别人的反应,这是所谓情绪强度变强的结果。

此外,你也可以看到一些个体的心理状态改变,变得小心谨慎,很具攻击性,非常防御,对所有可能威胁自己的状况、人或事物都感到紧迫,采取刚刚所说的自动化的反应状态。

在这个压力下会变得更加疲惫,让自己变得无法胜任各式各样的事,甚至到最后开始相信自己是没有能力的。怀疑自己的能力,相信别人比自己干的好。这些心态上的转变,是情绪强度变高的症状,也是你面对来访者时需要留意的状况。

如果没有同行帮我们来判断,我们可以衡量跟来访者互动的状况。我们在谈话的过程当中,如果情绪强度是弱的,不论是你或者来访者相对而言都可以比较开放深切的沟通,有能力去面对问题。

但是当情绪变强的时候,就可能会想拉别人进来,两个人谈的话题总是会想拉第三者进来。还容易跟别人起冲突,或者跟别人保持距离,或者要过度照顾别人,过度依赖别人。情绪强度最强的状况下甚至可能很杂乱,行为混乱、僵化,不断出现一些类似的行为,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这些状况是情绪强度过强下的状态。

在这样的状况下,身为咨询师必须要做到几件事情:

首先,学习控制好自我的情绪,留意自己自动化反应的模式:聚焦会不会过度的狭隘、情绪的反应会不会过度、过度的想要照顾别人或依赖别人,甚至疏离别人。

第2件事情是去学习,认清各种各式各样的客观事实,在现在这个状况下,你常常会看到很多不确定的报道,你有这样的责任去理清客观的事实,听取比较有正确资讯。切莫跟着一些小道消息人云亦云,或者让你自己处在一个,感觉这事很可怕,就开始让自己变得很慌张的状况。

第3个,你要开始学会一些系统思考,知道这样的事情不是一个绝对的因果,有各式各样的关系,彼此之间有相互的连接及影响

从而慢慢的理清自己,确定原则,然后问问自己:我要在这个过程当中做哪些事情,什么是你可以做的,什么是你不能做的,以及自己的界限与限制。了解这个过程当中刚刚所说到的关系焦虑的助剂,也就是人与人之间过度的冲突、疏离,甚至过度的主导、顺从,以及把第三者扯进来的状况。

当你跟你的咨询发生了刚刚讲的情况,就需要留意到可能情绪强度已经变强了,你就要发展一些自己的立场、原则,来跟他加以行动,化解这样的变化。

我们开头讲了这么多,核心是想说,在情绪强度非常大的情况下,对于资讯的处理能力就会变得非常差,变得偏颇,所以提醒大家,在这个时候需要我们协助来访者对资讯有客观的解读。

情绪、资讯会跟他人流动,来访者和咨询师的能量会相互流动,如果你不好,来访者也不会好,你更好一点,来访者就更容易好。你们彼此影响,他们有可能真的遇到一些冠状病毒的影响,或者他的家人、朋友,有一些失落的议题、一些危机的议题,在这个时候他的情绪强度必然会比平常更加的强烈,他流动到你身上的情绪强度自然而然就会变得更强。

微信图片_20200213110040.jpg
如上图,如果你没办法善加留意自己的状态,你的情绪承载了太多,来访者可能会感受到你这位咨询师状况不太好,所以我们要聊一聊,在这样的情绪状态下,你有什么要留意的事情?

首先就是共情,在危机底下,如果我们可以被人理解,被人支持,往往是可以让我们情绪可以快速的稳定下来。共情总共4个条件,前面两个可能大家很熟悉,即共鸣,认知上的理解。今天主要分享后两个:自我调节和人我界限。

这是我们刚刚所说的情绪流动下,很容易被忽略的两个事情,也是我们今天可以要来告诉你需要照顾自己的状况。

由于你一时间接受大量的情绪,无法承载,可能导致你自我调节能力变得非常差,甚至你自己的痛苦被勾起来。比如说一个来访者告诉你,他的家人受到了冠状病毒的影响,你也开始想起几年前你的父母亲、你的亲人、你的朋友,可能因为SARS的关系也受此影响,而你自己的痛苦被挑起来之后,接下来的情绪可能不见得都是来访者的情绪,或者感受到的痛苦是你自己身上所带来的情绪痛苦。因此你必须了解怎么样去做自我调节的部分。

第2个部分,也就是在情绪调节失灵之后,往往另外一个现象也会出现,就是人我的界限分不清楚,在这样的晤谈过程当中,你误将自己的痛苦视为对方的痛苦,对于来访者所有的共情往往都会变得更加的不安全。所以我们的重点在于学习自我调节、人我界限。

我们在专业上面对这样的危机,就是替代性创伤。它是一种助人者个人内在经验的负向转变历程,此转变历程是伴随着助人者共情受访者的创伤内容而产生。

简单来说,当你听来访者告诉你,他家人得到了冠状病毒之后,一开始知道他可能要面临的一些状况,而你慢慢发现你自己可能也会得病,开始怀疑你的家人也会得病,产生了跟他一样的心情,这种就叫做替代性创伤。

 02 

 如何识别自己的替代性创伤 


一方面可以用量表,可以去搜一个叫做助人工作者怜悯疲乏自我检测量表。由Stamm和Figley编制授权,台湾汪淑媛等翻译。

此外,替代性创伤大概会有以下一些症状:

Affective (情绪上):对于自己缺乏同理和温暖而感到羞 愧、因疲累而脾气变得暴躁、过度警觉、焦虑、感觉 麻痹、难以感到愉悦。

Traumatic Behavioral (行为上):过度照顾他人。不论是在上班或在家里,你变得过度的照顾别人,过多的要求别人,比如一定要赶快洗手,做什么事情要怎么样。

Cognitive (想法上):自我批判、怀疑人生、怀疑别人、 侵入性画面(intrusive image)。

Somatic (生理上):失眠/噩梦。

我们常常拿最后一个指标来做不同的评估,甚至在自杀的研究里头,也有学者认为这个是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失眠。如果你发现近期常常有失眠现象的话,那么你要更加留意自己的状况目前比较差。

这三个条件也有程度上的不同

耗竭(Burnout):上班感到无力,想到待回要见的受访者就精疲力尽……

缺乏慈悲(Compassion fatigue):对来访者难以共情,缺乏动机跟来访者有情绪性接触。

替代性创伤(Vicarious/Secondary Traumatization):出现类似来访者的情绪状态或内在经验、价值观。

以上所说的这些,就是要我们在这心理急救的过程当中,要留意到自己及旁边的人可能会出现的现象。如果你发现你旁边的人或你自己出现的这些现象,尤其我们同行都出现这些现象的时候,接下来就是要来聊聊怎么样照顾你自己,照顾对方。

任何的咨询工具,最重要的咨询工具其实就来自于咨询师。也有人这么说,最重要的咨询技巧其实不是你学的各式各样的技巧,而是你,咨询师本人,就是最好的技巧。当你变好了,来访者自然就容易变得更好。当咨询师能够承载更多来访者的情绪,来访者的情绪也就更容易得到抒发。当你可以更承载更多的情绪的状况的时候,来访者自然而然就更容易得到改善。

微信图片_20200213110109.jpg

怎么样让自己变成更好呢?首先留意自己是不是有替代性创伤的一个状况。在你自己留意以下三个情况,就是所谓替代性创伤ABC

Awareness:觉察自己的需求、限制、情绪与内外在资源。比如自己也需要吃饭,不能因为目前情况危急就不让自己休息。了解自己的限制,我们并不熟悉如何处理冠状病毒,要了解医生的建议。了解自己的情绪及资源,资源与也有内在、外在的部分。

Balance:平衡自己的工作与生活休闲;照顾他人也要同时照顾自己。最近的情况属于一个马拉松的过程,不要想着快速处理完,我们为了个案,也为了自己,要平衡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休闲要拿捏清楚。什么时候照顾别人,什么时候照顾自己。这是一件特别需要去做的事情。失衡的状态可能导致替代性创伤的出现。

Connection:连结自己、他人以及超越自己的灵性概念。在危机之下有些时候我们能做的只是让他们情绪稳定下来,所以我们去共情,这时也要知道连接自己,给自己打气。同时要记得给朋友家人一些连结。有些事情超乎我们的界限,可能无论我们有什么信仰和价值观,我们可能需要连结到一个更大的东西,比如山水,历史,自然。
 

 03 

 如何为自己解除这些症状 


留意到替代性创伤之后,接下来我们来了解以下,做哪些事情可以让你好好的照顾自己,我想咨询师在心理急救底下的自我照顾,自我督导也好、同侪督导也好,不外乎就这三个层面,包含了知识层面、技巧或技能层面,以及你的态度层面。这三个层面往往涵盖了各式各样的议题。在这次的事件当中,我特别的归纳出几个事情,也是我们常在心理危机的过程需要留意的事情。

1、提升你的专业知能。

所谓提升专业知能,你得要知道冠状病毒到底是什么样的客观事实?你能不能有一些比较清楚的资讯?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也要学习一些创伤减压的部分,比如做创伤治疗部分,有些人可能莫名其妙得了这样的病,他能不能理解他自己怎么会这样的状况?

所以你要留意怎么样别对你的来访者有一些理解,甚至学习一些创伤治疗的方法。也有可能在这个过程当中,他的家人、朋友会因此而过世。来访者必然有悲伤的议题,所以要去学习处理悲伤的状况。

总结来说,对于冠状病毒的了解、悲伤辅导的理解、创伤治疗的理解这三个部分,是在这次危机底下必然要学习的事情。另外就是要去学习一些客观的事实、客观的资讯,区分哪些是比较客观的议题,哪些是我们可以掌握的资讯,哪些是一些道听途说的资讯,也让个案或者所谓的来访者有机会去区别这些东西。

2、定期督导

在这个状况下,如果各位有兴趣的话,不妨在这一刻找几个志同道合的同侪建立一个小团体,然后彼此做一个同侪督导。尤其在这样的情绪过程当中,情绪压力很大,所以情绪的流动如果可以相互之间流动的时候,他自然而然就可以化解,承受压力就不会那么大。 

如果你找不到专业的督导,其实不妨就身边找两三位朋好朋友,也同样是做咨询的人,一起组织一个督导,在这段时间里定期的彼此做一些分享,讨论一些状况,这些都有助于你自我照顾。

如果真的没有办法的话,你可以借我看书来做自我的督导,或者把自己的音频视频录下来,然后自己去剪,自己给自己做督导

3、情绪连结及自主性

在危机的过程当中,每个人都很需要跟别人有所连接,而这个连接过程当中往往可以让我们得到放松,同时也要留意,每个人都需要他自己的自主性。所以你要注意,如何在这个过程当中保持跟别人连接,同时要持有自主性,这也是两个很重要的议题。

4、自我情绪调节的自我照顾。

我把它简称叫做一点点、常常做。

第一个方法就是肌肉放松,在和一个紧绷的个案晤谈之后,适合这种方法。靠在椅背上,伸展身体,跟自己说一两句话,虽然刚才状况不见得理想,但我已经尽我所能了,告诉自己,其实自己也把自己的肌肉做了放松。研究发现当紧绷状态后做肌肉放松,肌肉就不会承载更多的情绪压力。

第二个方法最近适用,一天下来可能发现情绪很慢,就可以拧干情绪,比如这是一条毛巾,我们像海绵一样吸收了太多情绪,我们需要拧干它,怎么做呢?结束一天工作的时候,不要着急离开咨询室,可以向右边伸展,深呼一口气,再回到前面。再往左边,吐口气,再回到前面。两分钟里面做这一点点,让情绪拧干。

也可以让身体抖一抖,这叫做TRE(Trauma Releasing Exercise),就是让你的身体背部去靠在一个椅背上,整个背部被椅子靠住,然后你就让你身体这样自然的然地摇晃它,然后大概摇晃的几十秒钟,其实你自然而然的就会让你的情绪给释放掉。

根据TRE的研究,通过抖动这样的动作,我们可以让我们背部的神经作为大量的释放,研究也发现,其实所有的动物在遇到压力的时候都很自然的扭动身体,扭动身体其实是一个很自然的可以让情绪纾解的方法。

重要的是,当你耗竭的时候,可以练习一些放松的方法。不论是肌肉放松,拧干或者按摩,找人按摩或者同侪按摩,或者给别人按摩。

如果你已经开始出现缺乏慈悲的情况,你发现自己很难共情别人的时候,通常你需要的就不再只是单纯的放松而已,这时你需要一些照顾自己,让自己重新充电。

方法一:照顾圈(circle of care)

何时做:在进入办公室开始工作前。
如何做:手中握着一个圆形物品或球体,让自己知道,我是全球助人工作者的一员。并且想象自己的同事、小区其他助人者、整个国家的助人者以至于全世界的助人者 的支持。
因何做:咨询师的工作往往是单打独斗,然而,我们并不孤单,当我们知道自己是助 人团体的一份子,我们就会感到幸福。

方法二:开门仪式

何时做:在开门迎接来访者时。 
如何做:在开门迎接来访者时,提醒自己「我做这个工作是因为______。」
因何做:每个人的理由动机都不相同,只要你能够随时接触自己的本心(初衷)就行, 尤其是你一开始进入这一行的念头,或是你最相信的信念。你还记得吗?你怎么会开始想要做这个工作?是因为兴趣是对人好奇,是因为你想要帮助别人。

尤其这一段日子里,当你在接个案的时候,不妨在你开门的那一霎那,或者在你拿着来访者的资料的那一刹,再重新的问问你自己,你当初为什么喜欢做这件事?或者给自己一个最容易出现的信念,这就是让自己知道自己的本心,别忘了也跟各位分享。

其实我自己特别喜欢在个案来之前,或者是位来访者来之前,特别喜欢不断的提醒自己:我要对他很好奇,我要他对他好奇,好奇往往是我在跟个案工作这20年来最幸福的事情。

每每当我知道我不懂他的状况。当我保持这样的好奇心,就可以发从每一个个案身上,可以知道好多我以前不知道的事情,任何一个危机状况的个案,他们所面临的状况都不一样,他们的症状也不一样,他们的生活背景也不一样,他们心态也不一样,他们周遭的脉络也都不一样。

这些不一样,是我很好奇的事情。当我越能好奇,带着来访者去探索这些他没有想过的事情,往往你就帮他开出了一扇窗,让他看得到不同的领域。

当你缺乏慈悲的时候,别忘了这两个方法,通常就把你的慈悲再找回来。最后,如果真的你已经出现替代性创伤,我们来说一下这种情况下的做法。

扎根/接地练习(grounding practice)

1.  正念开始

何时做:开始晤谈时。 
如何做:敲打罄三次让自己与来访者知道你们准备开始,并留意罄的声音从有到无。 
为何做:此种正念仪式能够帮助咨询师和来访者转换心情,并知道现在你们在一起, 而正念觉察不但可以提升面对不确定与挑战的复原力,也能够协助咨询师稳住自己 协助来访者。

2.  想象安全堡垒

何时做:当你感受到焦虑、莫名伤感、失落或无助时。
如何做:花一分钟的时间,想象自己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这可以是真实的地方也可以 是想象出来的地方,留意这地方的所有细节,包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闻到什么、 嘴巴是什么味道、身体的触感又是如何,四周又有哪些东西呢?让这些感受很明显 地留在你心里,并且知道自己是安全的,喜悦的,幸福的……
为何做:当你可以随时招唤自己的安全堡垒,你的大脑与身体就会跟着做反应,如同你真实地存在这个安全堡垒之中。

我想最后也要再说一个小方法,我自己也常常做的:在你晤谈过程中,提醒自己——深呼吸

家庭治疗的研究说明,我们情绪静下来的时候,可以看到与个案的互动,而不是专注在他的问题里面。所以我会提醒自己腹式呼吸,让自己稳下来,让自己思考,我现在跟来访者在做什么事情。照顾好自己,就更容易照顾来访者。

最后送大家这样一段话:

微信图片_20200213110130.jpg


元助行动由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学标准与服务研究委员会、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师专委会、北京市社会心理工作联合会、成功之道教育机构主办,天天心理网、1879计划承办,旨在成为心理咨询师的加油站和知识库,在举国上下抗击疫情的当下,为全国的咨询师同行提供心理急救的专业资讯和课程。

1581562918691813.jpg
元助行动进行中
欢迎分享给有需要的朋友
也欢迎反馈您希望学习的内容或主题

元助行动直播回顾文字版:
1月29日 蔡春美:咨询师心理急救热线操作要点
1月31日 赵然:心理援助的原则与心理援助者的自我关怀
2月02日 张晶:疫情防控阻击战,我们咨询师应该出现在哪里?


文字整理/药药
编辑/不加糖


关注我们
一生很长,有些路要一起走。 关注我们,了解中国心理学家大会最新动态。…
关注大会微博
关注大会微信
微信关注
手机打开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
微博关注
手机打开微博 > 扫一扫
中国心理学家大会——中国应用心理学工作者的年度专业盛会。
立即咨询
立即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