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文贤博士 | 从事自杀干预多年,我越来越相信生命的无限性
2019/09/29
33
《寻梦环游记》中提到,有人说人会死三次,第一次是他断气的时候,在生物学的角度来说 他死了;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人们来参加他的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他在社会中死了,不再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的时候,那时候他才真的死了。

 
高大、帅气、温暖、专业,是诸多见过江文贤博士的人的普遍印象,有人说他像是从台湾偶像剧里走出来的专家,特别有特色的是他的卷发,江老师笑称,自杀个案做多了,头发会越来越卷。

他是台湾知名的自杀干预专家,曾任台北生命线协会主任,在任的6年时间里,江老师总共进行自杀热线干预、面询以及跟踪的来访者近5000名,督导从事个案的咨询师近1000人次。

在重新优化升级的1879课程中,江老师也会担任【危机干预与自杀防治】课程的授课专家。

在第13届中国心理学家大会上,江老师20分钟的演讲“一个被遗忘的自杀遗族”,也讲到了他干预的个案自杀,以及自己走出来的过程。这大概是每个有过自杀干预经验的咨询师都会经历的事,也是必须要面对的功课。

1569724931306260.jpg
江老师在中国心理学家大会演讲:一个被遗忘的自杀遗族

江老师原本是婚姻家庭博士,回台湾后刚好遇到全台湾最大的自杀干预热线-台北生命线协会需要聘一位主任帮助他们重新规划,习惯在社区、机构工作的江老师于是来到台北生命线,专门从事了自杀干预的相关临床、督导以及系统的规划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我比较好奇的是既然老师没有经过自杀干预方面的专门训练,又怎么能把这份相当具有专业性的工作干得风生水起。当然这里面肯定离不开这些年老师在心理咨询方面的训练以及相当的咨询实务经验。

此外,江老师还提到,经过严谨的硕博士训练后,自己的研究能力派上了用场。他和团队的同事做了很多研究和访谈,去判断哪些做法有效,哪些做法是无效的。还有就是家族治疗中的系统观,也不断去帮助江老师用科学验证的方式去对干预方式的有效性进行评估。

可以说,是江老师和团队的成员,共同通过研究摸索出来的一套有效的自杀干预体系。


从事自杀干预工作多年,提到这些年的感受,江老师说,他的心态越来越放松了。他边思考边说到“这些年我经历了不少个案最后自杀,认识到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在这个有限的生命里却可以思考到无限的东西。虽然我们的生命是有限的,但确实可以体会到生命的无限性……”

从事自杀干预多年的江老师这样来解释生命的无限性:

在与个案共同工作的过程中,他会充分经验到来访者的生命经验,这些经过自己加工和流畅,变成自己的生命经验,让自己的生命得到蜕变,而后用到下一个来访者中,让他的生命得到滋养,这样无限的累积。所以,每一个来访者,他的生命经验都可以得到无限的流转和循环。

多么美妙的事情。

在咨询的过程中,来访者的生命不会总是美好的经验,也会有遗憾、伤害和痛彻心扉。要如何做到只留住美好的经验,而不让负面的内容去影响自己呢?

“其实这正是咨询师最主要的工作,我们要通过和来访者的工作,摒弃那些没有价值的负面的东西,把他们生命中精华的内容萃取出来,变成自己的财富”。

“从我自己来讲,在和来访者沟通的过程中,我会更容易去看到他们的价值和努力,记住他们生命中那些美好的事”。

是的,咨询师的工作,不仅是帮助来访者梳理生命经验,重回美好。同时也要学会去将来访者美好的生命经验留住,通过加工融入自己的内在,再滋养到下一位来访者。

所有这些,不仅靠着专业的训练,更是要敏锐的觉察力以及一颗悲悯的心。

生命不仅无常,而且会无限的存在。

我想那些经过咨询师的努力帮助,最终走向生命终结的来访者,生命也许并没有遗憾,他的生命经验会经过咨询师的加工再无限流转,滋养更多努力生活的人。

《寻梦环游记》中提到的第三次死亡,永远不会到来。

把这首歌,送给努力生活的每一位:

请记住我
虽然再见必须说
请记住我
眼泪不要坠落
我虽然要离你远去
你住在我心底
在每个分离的夜里
为你唱一首歌
请记住我
虽然我要去远方
请记住我
当听见吉他的悲伤
这就是我跟你在一起
唯一的凭据
直到我再次拥抱你
请记住我
我即将会消失
请记住我
我们的爱不会消失
我用我的办法
跟你一起不离不弃
直到我再次拥抱你
……
生命无限,唯爱永恒。


关注我们
一生很长,有些路要一起走。 关注我们,了解中国心理学家大会最新动态。…
关注大会微博
关注大会微信
微信关注
手机打开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
微博关注
手机打开微博 > 扫一扫
中国心理学家大会——中国应用心理学工作者的年度专业盛会。
立即咨询
立即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