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春美 | 从业10年的家庭治疗师:看见爱与伤害的协奏曲
2019/08/30
81

台湾台东的铁花村有一条木栈道,是在废弃的铁路上铺设而成的。它既是栈道,也是铁路,生命的道路不只有一条,更不可能只有一种形态。我喜欢在上面走,看看两边的花花草草,感受不一样的生命样态,助人工作同样能带给我这样的感受。


我如此庆幸能够走进家庭治疗,它真切的让我感觉到生命的爱与美。


—摘自中国心理学家大会蔡春美博士演讲《我是怎么走进家庭治疗》


 

 一 

 

蔡春美,台湾师范大学卫生教育系博士,华人伴侣与家族治疗协会理事。专长于伴侣与家族咨商、同志伴侣与家庭咨商、性别与艾滋病教育、健康辅导等方向,有着丰富的家族治疗临床及培训经验。


如果用一句话来描述蔡老师的专业成长历程,我觉得就是,她的学习与工作越来越接近助人工作的本质。


蔡老师最初是在医院从事护理工作,接着在台湾师范大学读了卫生教育的硕、博士,专门从事性教育、艾滋病教育工作,然后开始接触心理咨询,陆续学了很多流派。直到2004年接触到萨提亚,遇到了台湾的家族治疗大师吴就君教授,自此确定了自己的专业成长方向。

 1567153276194223.jpg

蔡春美老师

在几个重要的生涯节点,蔡老师讲到了几个故事:

 

妈妈临终前,他没有听她好好讲话


深夜的病房,年迈的老奶奶明天要做手术,她一遍遍不厌其烦的交待床边的儿子,银行卡放在哪里,密码是多少,你要记得运动、按时吃饭…… 家里什么事情如何如何,要怎么怎么办。


一旁的儿子只是在不耐烦的回应,好啦好啦你不要说这些,你一定会活到120岁,明天要手术,放心你会好起来的,好好休息……


老奶奶不听,还是在一直讲,直到儿子生气的离开了。


儿子离开后,蔡老师走到老奶奶的床边,握紧她的手,看到老人家留下了眼泪,她对着蔡老师分享她成长的过程,青春期、谈恋爱以及结婚,她说自己生了5个小孩,刚才这个小儿子,最孝顺。可是刚才他都不听我讲话,我好难过……


第二天早上,蔡老师握着老奶奶的手,送她进入手术室。老人家冲着她笑笑,没再说话。


等到晚上蔡老师再来值夜班,听说老奶奶没下来手术台,去世了。她很难过,但是她相信老奶奶的小儿子,一定会比她难过100倍,可是自己却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帮到他。

 

令人痛心的“张君雅小妹妹”


卫生教育系硕士实习,蔡老师对国中(大陆称初中)孩子做性教育的课程,一个长相酷似张君雅小妹妹(台湾知名方便面品牌)的女孩过来问:


“老师,你刚才说的那些事情都不能做吗?

对啊

谁都不能做吗

是啊

老师,我爸爸不是狼父诶”(通常指性侵女儿的父亲)


这时候的蔡老师很紧张,也不知道如何对孩子进行回应,她生气的说:你爸爸对你做了那些事情是吗?


小女孩头一低,没有说话走开了。


蔡老师找到学校的老师,请求他们通报处理。等到下周她再来上课的时候,学校老师告诉她,事情通报之后,父亲就把孩子带走了,搬家了,转学了。


自此,蔡老师再也没见过那个酷似张君雅小妹妹的女孩。

 

1567153303206379.jpg

不知道那个酷似张君雅小妹妹的女孩如何了

 

爸妈,是不是我害死了你们


卫生教育系博士班毕业后,蔡老师专门从事艾滋病、性少数群体的相关工作。在一次心理剧课程中,一位学员讲到了自己的故事:


36岁的男性同性恋,一直被父母催婚,终于在有一次过生日的时候,和父母说要带(男)朋友回家吃饭。父母高兴得不得了,觉得儿子的婚姻终于有着落了。


生日当天妈妈给他电话,说现在是五点钟,我和你爸爸出去买点菜,你们7点钟准时回来吃饭。


7点钟的时候他们马上就要到家了,接到了医院急诊室的电话,他的父母在买菜的路上被卡车撞到,双亡。


他赶到医院,看着两具冰冷的、蒙着白布的身体,没有眼泪,没有情绪,满脑子想着如何安排他们的身后事。几天的奔忙之后,父母的骨灰放在灵骨塔,三支香点上,他跪在父母面前,泪如雨下:


“爸妈,是不是我害死了你们。”


在课堂上,他说了自己的故事,抱住当时还是助教的蔡老师,哭到不能自已,身上的衣服全被泪水浸湿。


被抱住的蔡老师,那一刻明白了什么叫做痛彻心扉,可是她除了跟着一起哭,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帮助眼前这个男人。

 

 二 


家庭治疗的学习,选对老师很重要


选择家庭治疗方向之后,蔡老师接触到对她专业成长产生重要影响的几位老师:


吴就君教授,把萨提亚引入台湾的家族治疗大师,告诉她,要严谨,要认真对待每个个案,做每件事一定要有根有本。


杨蓓博士说,你要慈悲,要像大山,像大海,要广纳百川,要接纳、信任每一个个案。

王行博士带给蔡老师的影响是要学会幽默,要解构,学着细腻与温柔。 


恩师的教诲以及自己持续的觉察、学习与努力,使蔡老师逐步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家庭治疗师。

 

1567153320989465.jpg

蔡春美老师在第13届中国心理学家大会

 

 三 


我为什么会选择家庭治疗


作为一名助人工作者,为何要学习家庭治疗,在访谈中我们也就这个问题进行了交流。


蔡老师说,对她影响最大的还是萨提亚的那句话:问题不是问题,如何应对才是问题。我们在帮助个案的时候,不能帮助他们改变“问题本身”,而是帮助对方在“如何应对”方面有更多的选择、更加负责任、更自由的做出应对。


家庭治疗与其它流派最大的区别是,要用系统的观点去看待个案与个案的问题。在人的互动过程中,很多时候不是A的原因造成B的结果,而是A造成B,然后产生了C,从而又来影响到A,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很难说清楚哪个是因,哪个又是果。那家庭治疗就是要把A、B、C、D放在一个系统里去看去抽丝剥茧的去分析,从而找到最关键的点。


如何找到在家庭系统中最关键的那个点呢?


据蔡老师的经验来看,家庭治疗最关键的切入点往往是离系统最远的那个人,因为他站得远,对系统问题会看得更清楚,在治疗中若是把这个人拉入系统中,牵一发而动全身,引起整个系统的改变。


系统观最大的优势就是,我们松动系统中的任何一个点,都会引起整个系统的改变,这也是家庭治疗的最大优势。

 

 四 


家庭治疗学习成长历程


在第13届中国心理学家大会的演讲中,蔡老师也分享了自己的学习历程。


1567153336315444.jpg

蔡春美老师家庭治疗学习历程


在这个过程中,老师强调了几个重要的点:


1、长程学习,这样的训练才能扎实的把基本功打牢。


2、持续的自我探索,因为咨询师只有了解自己的原生家庭,知道自己的价值取向,知道自己的生命议题,才能带领个案走得更远。


3、持续的演练,一定要通过大量的演练来训练自己对咨询的敏感度,这样在面对个案的时候,才可能提供帮助。


蔡老师是从卫生教育转行到了心理咨询与家庭治疗领域,她的专业成长经历也为其他半路出家的心理咨询师提供了绝佳示范。

 

 五 


因为有爱,才会伤害


从业多年,有一个个案令蔡老师印象深刻:


咨询室里,一个事业有成已经当上公司执行长的太太在骂自己的先生,边哭边骂,骂到蔡老师都在发抖,骂到墙壁好像都开始震动。蔡老师递给她纸巾的时候,碰到了她冰冷的手,蔡老师问她:


“你很害怕吗,我也很害怕。”


太太松缓下来,开始哭,边哭边说,“我好怕他会离开我, 我这支人生绩优股婚姻竟然如此失败……”


先生抬起头来,也开始哭,“我从来不知道你会这么害怕,我从来不知道你会害怕……”


这对夫妻开始泪眼相望,咨询室只剩下他们2人。


10分钟后,他们整理好东西,对蔡老师讲,我们要走了,今天谢谢你。然后手拉手离开了。


那个画面被蔡老师印刻在脑袋里,她觉得好美好美。

 

人世间的爱是如此奇妙,我爱你,但我不知道如何表达,所以就用我自己的方式爱你,爱着爱着就变成了伤害。


家庭治疗师的工作,剥开表面丝丝缕缕的伤害,让我们看到最本真的爱。


我也觉得好美好美。

 1567153364167362.jpg



文 | 泉铭

编 | 晨迎


关注我们
一生很长,有些路要一起走。 关注我们,了解中国心理学家大会最新动态。…
关注大会微博
关注大会微信
微信关注
手机打开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
微博关注
手机打开微博 > 扫一扫
中国心理学家大会——中国应用心理学工作者的年度专业盛会。
立即咨询
立即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