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婉若:合作取向治疗就是专注于创造空间,让案主积极说故事
2016/05/03
1165

我们生活在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里,在人们期望更积极参与改变他们生活方式的任何可能性,专业助人工作者需要思考的是:“在这瞬息万变的世界里,如何让我们的专业工作对一般人每天的日常生活有更多实质的帮助?什么是实质的帮助?由谁来决定这实质的帮助该是什么?”


合作取向治疗是与焦点解决、叙事治疗共同跻身后现代心理治疗的三大门派之一。这是一股心理治疗的新趋势、一种治疗师与案主的新关系。治疗时,案主总是带着故事而来,而且多为麻烦的、受伤的、愤怒的故事。

 

由社会建构论看来,故事不单只是故事,更是一些生命历程的隐喻;故事并非提供分析、诠释、预测行为的地图,而是在交谈与重复述说中,帮助了案主和治疗师转化对现实的理解与观点。

 

 

治疗师既是受案主之邀来分享一小段生命旅程的客人,也是建立环境、邀请合作性关系和对话过程的主人。 

 

传统心理治疗师,好像必须知道一切,以便帮助案主解决困境,但我觉得治疗师必须思考权力结构的问题,是「治疗师」这个角色有power(权力),而不是我个人有power。 

 

于是我们再去回头思考,谁才是专家?在合作取向里我们相信案主是自己生命的专家,我们无法告诉他,如何过好生活、如何做个好父母?而我们也是专家,专长于创造一个空间,让案主可以积极地诉说生命故事。 

  

的确有许多案主会问我:“我该怎么办?”我会主动地分享想法,透过分享和讨论丰富我们的交谈,但态度绝对不是这是唯一的解决之道,我觉得比较像是试验性质的说法。 


  

举个例子,有一个妈妈悲伤地告诉我,她一直把高中生的儿子当成小学生般地宝贝,最近很犹豫想着是否该让孩子有更多的空间……

 

在一次交谈中,她想知道我的想法。我告诉她,我心里好像有两个声音,一个是如果我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我会希望飞一下。另一个声音是,如果我是妈妈,我会如何地担心,我知道做为一个母亲是如此深爱这个孩子,愿意帮孩子做所有的一切,如果要让他飞,一个母亲又要如何看待这样的为难?如何处理那样的担心? 
  

妈妈停顿很久,说:“我真得是非常担心,但他已经十七岁了,或许要让他飞一下。”我继续问:“那么你要如何安顿你的不放心?而那样的不放心,对你来说又意味什么?”我用这样的方式呈现我的想法,让交谈继续展开。 
  

我想这就是后现代心理治疗的特色,我们不会强调唯一事实(或是解决之道),故事是一段演化的历程,而是在交谈过程中,对事件有了新的想法,产生一个故事;遇到下一个人,又会说出另一段故事,无所谓最真实且终极的故事版本,当然也没有完全相同的故事!

 

来源:张老师文化

 


 

合作取向经典语录

 

 

1、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无论是总裁还是员工,我们是对等、平等的关系。


2、跟谁一同说话,与对谁讲话是不一样的。对话是需要开发一种彼此的尊重。


3、无论对方正面临着多么大的困境,在对话中,他都会有自己的资源。


4、当聆听对方谈话时,他们有自己的资源,自己的优势,可以把他们比喻为他们拥有内消息,而且他的消息非常准确。客户,来访者是自己生活的专家。在他们生活里,我们是短暂的访客。


5、合作对话视角需要保持谦虚态度,对自己的能力,自己的态度,自己的经验。

 

6、什么样的访客是受欢迎,是温暖的。客户做些什么让你感觉是被欢迎的,他们会再次愿意来。


7、当别人对我们不了解,我们需要如何导入,我不仅情绪,生理感觉舒适,物理上也需要考虑舒适。

 

8、我们每个人不同的情境,有不同做法,我们没有固定步骤,方法。而是我们需要学习适应对方。而不用要求别人适应我们。


9、故事球比喻:每个人来找我们是带来一个精彩的礼物,因为故事,也许是与经理相处可以提升,也许是到管理层反馈他如何管理下属。我会把这些当做初识的想法。


10、如果我们有一些关于对话者谈论的经验,我们可能会自动的反应,会不合适的打断。与对方合作,与对方对话,探寻解决办法。

 

11、我们需要学会相信,信任对话本身,也相信对方会带来资源,对话本身会有解决办法。与对方合作,与对方对话,探寻解决办法。


12、我们所有问题是帮助对方。是一个双向的,会有一种好奇,这种好奇对方是没有的。有时候是有声的,有时候发生在来访者的内在对话。


13、有时候有人简洁有人长篇大论。有时候你对对方非常有好奇心,有兴趣,你的记忆力是惊人的。


14、如何让对话持续下去是大家的兴趣。对话可以延展到不同地方。对话过程,好奇心能否持续,对话延展下去。


15、互助小组,同质性小组。合作对话小组是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想法,什么问题。有时候会选择最先举手的人,有时候是大家讨论。老师关注的是不同声音,不同内容的价值。

 

16、关于情绪,之前我们被告诉是觉察。合作对话不去注意情绪也不去忽略情绪。在对话中我们会有,有时候会被表达,有时候表现是细微的,情绪一直存在于对话当中。


——贺琳·安德森:合作对话创始人

 

 

 

程婉若爱荷华州立大学婚姻家庭治疗博士。在台湾及美国有多年的实务工作经验,特别是与贫穷多文化或边缘化的家庭工作经验,曾于基督教门诺医院、妇女救援基金会、返璞归真工作室等地从事青少年与家庭工作。她于1999年赴美攻读婚姻与家庭治疗。在美期间,她曾在Houston Galveston Institute 工作并与Dr.Harlene Anderson(贺琳·安德森)协同督导。其后任教于Iona College婚姻家庭治疗研究所。她的研究兴趣包括:治疗师权力的使用、婚姻家庭的训练及督导、贫穷问题等。

 

第十届中国心理学家大会(2016.8.12晚-15日),来自台湾的婚姻家庭治疗实务专家程婉若博士将带来主题为《看见柴米油盐酱醋茶中的爱情与承诺—伴侣关系治疗》的演讲。

 

 

此番演讲是希望从后现代女性主义的思维为对伴侣治疗有兴趣的实务工作者提供不同的视角,协助经验困难的伴侣彼此联结和合作,重新看见他们关系中的力量,并且共同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另外,针对与伴侣工作的伦理议题进行实务讨论。

 

本演讲是以讲述、小团体讨论和实务案例分享及讨论为主。

 

参会咨询:

010-51653135/36(北京)

0755-25892115(深圳)

 

关注我们
一生很长,有些路要一起走。 关注我们,了解中国心理学家大会最新动态。…
关注大会微博
关注大会微信
微信关注
手机打开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
微博关注
手机打开微博 > 扫一扫
中国心理学家大会——中国应用心理学工作者的年度专业盛会。
立即咨询
立即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