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父亲都要去世了,还有心情发自拍!”
2018/11/08
42

非常6+1,是一代人的记忆。
非常6+1的代名词,李咏,也是一代人的记忆。
 

微信图片_20181108103043.jpg

前日,李咏的妻子发微博说“永失我爱”,一时间所有的社交平台都充满了大家的震惊、痛心和无奈。

微信图片_20181108103048.jpg

有的人说:“太突然了!很长时间没有过他的消息,怎么突然人就没了!”
 
有的人说:“印象中他还在主持幸运6+1,还在砸金蛋,全家人还坐在一起看他的节目,却已是物是人非了。”
 
还有人说:“90后也开始面临一个时代的凋零了。”

……
 
但就是绝大部分人都在惋惜、叹息的时候,也有一些人跑去李咏女儿在前段时间的微博下面留言:“你爸生病都这么严重了,你还有心情发自拍!”。这些人可能觉得他女儿太不懂事,父亲重病还在发自拍的微博,这样的人可能也是把亲人的死亡看做重大的撞击。
 
但是,不说李咏的女儿发这条自拍微博的时候李咏还未去世,而且照片中也没有嬉笑顽皮的内容,这样指责性的语言留给一个“注定会悲伤”的孩子是不是太过分了?很多人也有同样的反应,纷纷留下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无一不说明了:
 
很多人在面对重大创伤事件的时候,其实悲伤往往都不是第一反应,愣住和迷茫才是通常的第一反应。
 
在《请回答1988》这部剧中,女主德善的奶奶去世了,全家人都回到了家中操持丧礼。德善非常难过,因为奶奶对她很好,所以当她看到自己的父亲“谈笑风生”地接待来宾,姑姑们还在较劲自己的生活条件时,非常生气,觉得父亲和姑姑们怎么可以如此冷漠!如此不难过!
 
过了一阵子,宾客散去,大伯从远方赶回来,德善爸爸和姑姑们围上去,几个人才抱头痛哭,他们终于可以难过了,终于不用为了照顾亲友而维持端庄了,德善这时才明白,“原来大人也会痛,他们只是在忍”。
 
而在《海边的曼彻斯特》这部电影中,男主把自己哥哥病故的消息告诉侄子时,侄子正在打冰球,听到这个消息楞了一下,没有嚎啕大哭,没有坐地崩溃,只是突然好想眼中没了光,怅然若失地去向教练请假。接下来的几天看起来也都一切照旧,直到几天后他半夜打开冰箱,突然猛地想到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世,强烈的悲痛也同时席卷而来,这时他才倒地恸哭。
 
这样的事情也并非只是电影情节,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
 
当家人突发疾病时,我们一定是惊慌—叫救护车—急救—在医院跑上跑下挂号缴费—检查—听取医生的判断和建议—做决定。这个过程中容许我们失去理智地痛哭吗?容许我们哭天抢地而错过最佳的抢救时机吗?如果我们真的深爱,大脑自然就不会允许我们只是难过而已,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而在身边关系联结很深的人突然离开或与他们分别的时候,很多人通常的反应也会先是觉得很突然,之后可能突然被某个只属于你和ta之间的一个细节戳动,这时才会感受到那种锥心的疼痛,才会有那种“我永远失去了ta”的永久的悲痛。
 
为什么我们会这样?
 
心理创伤在精神病学上创伤被定义为"超出一般常人经验的事件"。创伤通常会让人感到无能为力或是无助感。创伤的发生都是突然的、无法抵抗的。亲友离去、至亲挚爱的分别和离开、重大的自然灾害及社会事件都可能是我们的创伤事件。
 
心理创伤引起学者和有关人士的关注,是从参加过战争退伍的老兵发现和开始的。心理学相关的研究者发现,退伍老兵们的生活即便已经恢复平静,但他们总会觉得自己还在战场上,不断地闪现战争的画面、死去的战友、杀戮的场面、枪声喊声等等。同时还有睡眠紊乱、情绪不稳定、体会不到生活中的快乐等症状表现,每天生活在过去的回忆中,而且是片段性,零碎的。
 
后来对这些退伍的老兵进行心理干预,并提出一个诊断名词: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之后对心理创伤的研究的范围和深度也得到更大更快的发展。
 
创伤研究领域的世界级顶尖专家马蒂·霍洛维茨教授(Mardi Horowitz)把人类抚平心理创伤的过程划分为下列5个阶段:
 
痛哭(outcry)
 
在这个阶段,主要是释放出一些本能的反应,比如害怕、恐慌、不知所措,这是受到不同人习得的不同的事件处理模式和性格,以及不同成长阶段特点影响的。
 
麻木和抗拒(numbness and denial)

 
情绪本能释放过后,创伤所带来的冲击会让人产生抵触情绪,可能来源于我们的某种集体无意识:“不去面对就可以当做事情没有发生”,也有可能是事件的冲击远远超出了正常的承受能力阈限,大脑自动产生屏蔽系统来保护自己。
 
入侵式回忆(intrusive re-experiencing)
 
但是当时间渐渐过去,我们还是会触碰到与离开的人或相关事件的联结,比如是开冰箱门的瞬间想起对方说过的话;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见落日想起一起看过的夕阳;听音乐的时候突然切到一首曾经你们都很喜欢的歌;吃到一道对方喜欢吃的菜便自然地说要打包给他;路上看到一个背影简直和他一模一样……
 
这种时刻才是真正提醒我们“经历了些什么”的时刻,在这种时刻,我们才会一边接受着创伤的事实,一边体会真正的“失去”或“遭受”的痛苦。
 
理解创伤(working through)
 
但我们依旧要活下去,很多时候可能正是因为我们还在正常地生活,所以才更悲恸。我们慢慢地也开始能够接受朋友说:“都过去了”,也能接受书上说:“经历过苦痛的人生才是人生”,于是我们开始理解创伤,理解自己,能够学着像小动物一样一点一点地舔舐自己的伤口,也能有些勇气相信这些伤口总会有愈合的那一天。
 
抚平创伤(completion)
 
又过了很久,其实我们经历过的人和事是会永远留在心里的,伤口好了也不会一点疤痕都没有,但是我们已经能温柔地对待这个伤痕了,摸着这个伤痕的时候也不会觉得痛了。
 
当然这5个阶段也不是完全固定的,因为每个人的成长历程、情绪对待历程和事情的处理模式都是存在差异的,因此创伤后的心路历程也是存在差异的。有人可能会跳过其中几步,或者代之以其他途径。
 
所以当我们自己遇到创伤事件的时候,不要苛责自己,所有的反应都是正常的。当我们看到他人的创伤时,也要先学着同理,而不是强迫别人“不要害怕”、“你要难过”、“你要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心事,每个人都有自己面对创伤的感受和模式,不要对别人的创伤指手画脚。
 
而作为心理咨询师的我们,同理是必须,帮助有需要的来访者往前走也是必须,相信大家有更强大的能力让创伤的5个阶段进行得更顺利一点,更温暖一点。
 
昨天写完这篇文章,又看到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这些不认识我们,但我们却无比熟悉的人慢慢地落幕了,一个时代终将过去,下一个时代也终将到来。这个悲秋,希望我们都能尽快坦然。

关注我们
一生很长,有些路要一起走。 关注我们,了解中国心理学家大会最新动态。…
关注大会微博
关注大会微信
微信关注
手机打开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
微博关注
手机打开微博 > 扫一扫
中国心理学家大会——中国应用心理学事业发展的见证者、参与者和推动者。
Psychologists Conference of China, participants and promoters of the development of Applied Psychology in China.
立即咨询
立即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