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治疗案例-母亲的成绩单
2018/05/15
145

    有一种父母自觉为子女付出一切将孩子的表现视为自己的成绩兢兢业业地想考好这张试卷。可是,孩子长大后却纷纷离他们远去,他们觉得很困惑,不知道自己这张试卷到底考了几分?
 
    午后的治疗室,走进一个身形瘦弱的中年女子,阳光从她身后撒落,映照出个坚忍又寂寞的身影。

    素菊有两个儿子,老大大学休学两次,正在等当兵;老二高中辍学,住在朋友家,不肯回来。为了这两个孩子,素菊相当头疼,不知道到底问题出在哪里?长久以来,几乎她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孩子好,为什麽孩子长大后却反过来都恨她?怪她?她不知道到底错在哪里。

    素菊一直强调她教育孩子的用心。国小阶段,只要孩子有一点偏差,她可以牺牲睡眠,彻夜与孩子谈话沟通。如果一个晚上没有谈完,她可以继续谈两、三个晚上,非要把孩子导引到正途不可。

    孩子上国小、国中时期,素菊只允许他们跟班上少数表现优异的同学来往,一方面怕孩子误交损友,另一方面为孩子安排了满满的活动,从英语数学辅导课丶音乐课丶游泳课丶魔术课……无所不学,尽心尽力要孩子在品德、才艺和课业上样样杰出。

    大儿子很贴心,国小、国中年年都会送素菊母亲卡,并写上“妳是最棒的妈妈,我最爱妳”。二儿子文化课、体育表现都很出色,房间里挂满了前三名奖状、体育竞赛奖牌。多年来,素菊就是这样每天绕在两个个孩子身边,生活像一场又一场接力赛跑,忙个不停。

    素菊回想小时候这么乖的两个孩子,怎么一夕之间全都变了?大儿子现在变得完全不念书,脾气也很差。素菊只要一提起重考、转学或工作些话题,大儿子就会暴怒、捶墙壁,提高音量要素菊闭嘴,甚至用以后不养她、让她当独居老人这类的话来伤害她。二儿子高中考上前三志愿,一度还让素菊相当引以为傲可是高一下学期开始偷偷抽烟、逃课、打架……直到学校发出通知,她才惊觉事态严重。
 
    看懂案主生命故事里的生活脚本模式
 
    关系治疗聚焦于听见案主自述的生命故事,维持正向互动,进而分析案主生命故事里的生活脚本模式。
 
    素菊低着头,丧气地问我(明娟):“治疗师,我做错了吗?到底是我的错,还是孩子的错?怎会变成这样呢?”

    我回应素菊:“对与错似乎对你相当重要,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素菊娓娓道来,当年她选择大学毕业后就进入婚姻、做家庭主妇,她的父亲很反对,甚至说:“我供你念大学不是让你在家中带孩子的。”素菊很坚决,所以做妻子、母亲都很用力也很用心,她要用孩子的表现向父亲证明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我回应素菊:“所以,孩子的表现就是你的成绩单,一张用来向你父亲证明你可以扮演好家庭主妇的成绩单。”

    素菊点点头,接着说:“父亲担任军职,把家庭当军队管理,他就是家里的总司令,每件事情都要完全在他的掌握中,不容许任何其他的意见。父亲不仅自我要求高,对孩子的标准更高,常嫌孩子不够聪明、不够勤劳、不够听话……。”

    素菊从小就是大人眼中的乖宝宝,即便父亲如此严苛,她还是即坚忍又顺从地一路以相当优异的成绩念完大学。父亲原本还希望她出国留学,光耀门楣,但是她内心真的很厌恶这种当傀儡的感觉,加上她遇到现在的先生,便火速结婚,借此逃离父亲的掌控,这也是素菊生平第一次反抗父亲的命令。

    我回应素菊:“你虽然逃离了父亲的掌控,却不自觉地学习了父亲当父母的样子。”

    素菊点点头,有所领悟地说:“治疗师,我知道错在哪里了。当年,我就是不能接受父亲的教育方式才不顾他的反对执意结婚,没想到我竟然用跟我父亲一样的方式来教育孩子,难怪孩子今天也会反抗我。”
 
    在心理治疗过程中,素菊对于对错的坚持必有其背景故事,必须透过生命历程的回顾协助她梳理与觉察,而不能直接由治疗师给予答案。

    若治疗师径自给予答案,就陷入了素菊一贯评价的陷阱中,也丧失了让素菊自我反思的机会—意思是若治疗师说素菊对,等于是说孩子错,改变的责任就会落在孩子身上,而非素菊,治疗师将娈成素菊的同盟者,一同联手要求孩子改变,但孩子没有前来咨商,治疗的目标不应该是隐形的第三人;

    若治疗师说素菊错,等同判了素菊死刑,证明她当年反抗父亲的选择是错误的,多年苦心栽培孩子是错误的,她为自已选择的人生也是错误的,她终究缴了一张不及格的成绩单。素菊的人生将印证最令她恐惧的“不要做自己,不要成功”的脚本信念。

    素菊主要的生活脚本模式为“不要做自己、不要像小孩、不要成功”,搭配“追求完美与坚忍”的生活驱力,这样的人刻苦坚持,依循着社会的良善价值而为,却又追求高于一般的标准,以致于常给人一种要求严苛的压迫感;全力顾及一切小细节,却容易忽略了大方向,而且压力越大时,越会往细节里钻,以致事情的结局往往以失败收场。
 
    家人间传承的生活脚本信念也复制了关系类型模式
 
    素菊传承了父亲的生活脚本模式,也复制了父亲与孩子的互动方式,以戏剧关系类型的压迫者态度去要求孩子听命于她的规划。童年时,父亲要求素菊依照他的意志而活,避免孩子犯错,以为这样做对孩子最好。

    素菊换了包装,以温和但同样出于控制的本质要求她的两个孩子。素菊的孩子跟她小时候一样乖巧听话,但年岁渐长,想追求独立自主,便用变坏的方式争取做自己的机会,如同素菊当年以结婚逃离父亲的掌控。
 
    素菊说:“我懂了,孩子不是变坏,只是想要借此脱离我的掌控,就像我当年想要争取独立,只是父亲没有看懂,到现在对我还是不谅解。”

    我回应素菊:“对啊,如果你也没看懂这两个孩子,孩子就会像你一样,大半辈子活在做错事、不听父母话的阴影中。”

    素菊点点头说:“其实,大儿子学习着不适合、没兴趣的专业,不想念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以前都是听我的安排,他只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个专业,从没有机会去想想自己想要什么,趁这个机会先去当兵,好好沉淀一下,退伍后或许先工作历练一下,慢慢就会清楚自己的兴趣、方向了。”

    这次换我点头赞赏她的看法。

    素菊接着说:“老二会变成这样,真的是我的错。他的好成绩其实是我硬逼出来的。他从小就活蹦乱跳,我为了让他不捣蛋,每天下课硬逼他爸爸押着他去游泳消耗体力,然后晚上我再继续陪他念书。

    本以为升上高中了,可以不用这样硬逼就放手了,其实他只是反映出原来好动的样子,想想这孩子也真是辛苦,他其实想学体育专业,但我坚决反对,如果让他学自己有兴趣的专业,或许就不会发生逃课、打架这样的事情了。”

    我不停地点头称是,对素菊说:“哇,崭新的素菊诞生了,从今以后你不用再缴任何一张成绩单给父亲,你已经可以自己解开枷锁,自由决定想要当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什么様子的母亲。我支持你!”
 
    灌注案主所需的心理力量・鼓励案主累积自己的力量
 
    在关系治疗的过程中,治疗师针对素菊“不要做自己”的脚本信念使用认同和允许的技巧,认同素菊以新的角度与意义理解儿子的行为,也认同素菊对过往教育方式的反省。同时,允许素菊自在地为自己而活,扮演自己想要的样子,而非兢兢业业地担心自己无法扮演好父亲眼中的好父母角色。

客体关系.jpg

    治疗的最后,还要给素菊一项“学主动寻求认可”的功课,又称作“自在寻求所需要的安抚”作业,累积自己的“安抚银行存量”。“不要做小孩”搭配“追求完美驱力”的生活脚本模式常会表现出吝啬于认可自己与他人,以致于给人过于严苛的感觉。

    在亲子关系中,孩子也容易产生再怎么努力也达不到父母标准的无力感。所以,治疗师在心理治疗过程中除了慷慨地给予素菊所需的认可外,也鼓励她主动向治疗师和重要他人寻求认可。

    同时,治疗师也向素菊示范如何给予他人认可,肯定他人并满足他人被认可的渴望。这部分的示范是素菊在原生家庭中明显缺乏的。

    治疗师必须扮演支持性的教导者角色,让素菊有一个可以参考或学习的典范,增加她的心理力量,也让她看到并感受到有别于以往的人际互动模式,在正向关系模式中被滋养,重新从内在孕育出一个新的自己,与自己和他人发展出新的关系模式。

   本文节选自《看懂关系,疗愈心灵-关系治疗理论与实务》中案例部分

关注我们
一生很长,有些路要一起走。 关注我们,了解中国心理学家大会最新动态。…
关注大会微博
关注大会微信
微信关注
手机打开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
微博关注
手机打开微博 > 扫一扫
中国心理学家大会——中国应用心理学事业发展的见证者、参与者和推动者。
Psychologists Conference of China, participants and promoters of the development of Applied Psychology in China.
立即咨询
立即购票